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1 [1/3]

 

       自阿门洲的众维拉,向盘据中洲无恶不作的米尔寇发动声势浩大的「众神之战」,将米尔寇於中洲极北之地建立的要塞堡垒乌图姆诺和西北部海滨不远处建立,由其部下索隆掌管的安格班掀了个底朝天,将米尔寇用奥力所铸的铁链安盖诺尔捆住俘走,并被打入曼督斯的铜墙铁壁大牢。判以监禁三个纪元后,维拉对在「苏醒之水」奎维耶能湖畔苏醒的昆迪经过一番讨论,并决定呼召昆迪前往阿门洲同住。众昆迪经历了多番波折与分裂,最终其中一部分的昆迪到达阿门洲,并在此安居,蓬勃地发展起来。这些前往阿门洲的昆迪,后被称为埃尔达。


       光阴荏苒,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米尔寇获释重审的年期。在维尔玛的城门前,从牢狱中放出来的米尔寇,俯伏在同出一源的兄弟,阿尔达的君王曼威脚边,卑躬屈膝恳求原谅,并发下重誓。不曾受邪恶侵扰,不了解邪恶的曼威,看不穿米尔寇深藏不露的野心,准许米尔寇在维尔玛上自由走动,却不知这一决定造就了之后的一连串充满怨怼与悲伤的大祸。


       米尔寇内心充斥妒忌与愤怒。他痛恨所有的埃尔达,除了记恨他们的快乐与美丽,他还将自己的失败与维拉的崛起归咎於他们。为了实现他隐藏在心深处的报复与阴谋,他穿上伪装,对埃尔达表现得极其关爱,教导他们源源不绝的智识。但因居於阿门洲的凡雅族对他心中存疑,并对他所言不感兴趣;泰勒瑞族在他眼中太过弱小而被嫌弃;独独只有精於工艺,喜好创造新事物诺多族对他的隐秘智识欣喜若狂。於是诺多族渐渐听信米尔寇在他们之中散布的恶毒谎言,引发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的可悲厄运。


       说到这场史诗式的壮烈悲剧,不得不说一下在当时以及后世整个诺多族中心思最敏捷与手艺最高超的一位,芬威与弥瑞尔之独生子库茹芬威,又名「火之魂魄」费艾诺。他身量高大,容貌俊美,目光明亮锐利,头发漆黑乌亮。他娶了卓越金属匠玛赫坦之女奈丹妮尔,并从玛赫坦身上习得超卓的冶炼技术。奈丹妮尔为他生了七个儿子。


       失去弥瑞尔的芬威后来娶了出身凡雅族,至高王英格威的近亲,有著金发,身材高挑的茵迪丝。芬威很爱茵迪丝,但这段婚姻多少导致了日后由费艾诺领导的那些不幸事件。费艾诺不乐见父亲再婚,对茵迪丝与她的两个儿子芬国昐与菲纳芬也没好感。


       在米尔寇获释,在维尔玛自由通行的岁月里,费艾诺秘密劳作,运用他所拥有的全部智识与技能,打造出三颗融合了双圣树光辉的精灵宝钻。即使跌落深不见底的黑暗,精灵宝钻自身亦会放射夺目的璀璨光芒,宛如瓦妮妲的星辰一般耀眼。


       曼威预言阿尔达的命运与它们息息相关,而贪婪的米尔寇自见到精灵宝钻起,便一直暗自垂涎。为了得到精灵宝钻,他精心布局,设计离间维拉与埃尔达之间的情谊。除了在埃尔达之中诬陷其他维拉,扭曲维拉的所为,还在费艾诺与芬国昐之间挑拨离间。终於在一场诺多族的会议之上,听信了米尔寇谎言的费艾诺,向异母兄弟芬国昐拔剑相向,并口出恶言。


       维拉审问费艾诺时,得悉破坏维林诺和谐的幕后黑手是恶毒的米尔寇,维拉之一的托卡斯前去捉拿米尔寇,但米尔寇如云雾在山丘中飘忽不定,消失不见。直到某天被曼督斯判以流放十二年,转居於维林诺北方佛米诺斯的费艾诺一家门前,米尔寇突然出现了。米尔寇继续施以他的看家本领,行用蕴藏恶毒的言辞挑拨费艾诺与维拉之间的关系。可惜费艾诺识破他贪婪精灵宝钻的欲念,将他赶手了。维拉得悉米尔寇重现,全速赶往北方,想要捉拿他。但却不知米尔寇没有逃往北方,反而进入了维拉一直忽略的南部地区。维拉找不到米尔寇的踪影,只能转攻为守,於阿门洲北方防线设立双倍警戒。


       米尔寇隐藏身影到达埃尔达玛海湾以南,佩罗瑞山脉东侧山脚下的阿瓦沙,在那里遇到贪婪饥饿的乌苛立安特。米尔寇在此换上过去身为乌图姆诺暴君的黑暗魔君形象,自此再也改变不了形态。米尔寇利诱乌苛立安特,打算借乌苛立安特之力向阿门洲复仇。他向乌苛立安特随口发出誓言,答应她若是贪求甚麼,他都会给她,双手奉上。於是乌苛立安特编织一张黑暗斗蓬罩住自己和米尔寇,他们借著黑暗潜入维林诺。


       那个时候,正值庆典时节,而费艾诺与芬国昐这两位同父异母兄弟,亦於这场庆典中和解。在维林诺被金银双色光芒交织包围之时,米尔寇和乌苛立安特到了碧绿的埃泽洛哈尔山丘。乌苛立安特的黑暗膨胀,直抵双圣树的树根。米尔寇则跃上山丘,用黑长枪刺入双圣树核心,重创它们。乌苛立安特将双圣树的汁液吸尽,她的毒液在这过程中注入双圣树的脉络,双圣树枯萎死亡。乌苛立安特将瓦妮妲的水井逐一吸乾,在途中不断喷出黑色蒸气。米尔寇望见乌苛立安特不断膨胀,也心生畏惧。


       世界失去光明,被沉重的黑暗笼罩。事实上,除了字面上解释的黑暗之外,一种能侵入心灵和思想,击杀意志的邪死黑暗也在此刻诞生了。维拉发现了米尔寇的踪影,紧追其后一路往北面追击,但他们在乌苛立安特的黑云之中陷入恐慌,致使追捕不成,失败告终。


        维丽雅凡娜为双圣树之死难过不已,但凭著精灵宝钻内藏的光芒,能使双圣树复活。曼威得知,询问精灵宝钻制造者费艾诺,是否愿意伸出援手。这个时候的费艾诺心系精灵宝钻,将它视为私有财产,而且惜日米尔寇在他心中种下的邪毒种子苏醒,他视众维拉为敌人,认为他们是想夺取他的精灵宝钻,因而拒绝帮助。这个时候,诺多族人从佛米诺斯赶来报讯。原来米尔寇在逃走期间,前往费艾诺家,抢走了精灵宝钻并杀死了诺多至高王芬威。费艾诺被两项消息陷入极大的悲伤与愤怒,他盛怒诅咒米尔寇,称他为「世界的黑暗大敌」魔苛斯,然后回去佛米诺斯。自此以后,米尔寇便以此名为埃尔达所知。


       魔苛斯和乌苛立安特略过阿拉曼荒原和赫尔卡拉赫海峡,到达了中洲专吉斯特狭湾以北地区。乌苛立安特窥探到魔苛斯的想法,於是要求他兑现诺言。她命令魔苛斯将从维林诺夺得的所有珍宝双手奉上,魔苛斯除了右手持有的精灵宝钻,将其余的都给了乌苛立安特。即使精灵宝钻烧灼他的手心,但他仍然不愿放开。


       魔苛斯拒绝交出右手的精灵宝钻,乌苛立安特用云雾将他裹著,并以黏稠的蜘蛛丝网勒住他,想要杀死他。魔苛斯大吼,致使群山震动,大地颤动,即使安格班深处地底仍能听到。於是安格班的炎魔掠过希斯路姆,来到拉莫斯,以火焰鞭子打烂乌苛立安特的巨网,拯救出魔苛斯。而乌苛立安特对炎魔心生恐惧,立即以黑色蒸气包住自己,转身逃跑。魔苛斯则回到安格班统领他的邪恶仆从,将三颗精灵宝钻镶嵌在铁王冠之上,为自己加冕,自称世界之王。被宝钻灼伤的右手,不获复原,他永远也摆脱不了因而引起的疼痛与怒火。


       在魔苛斯於安格班沾沾自喜之时,有一件事情是高傲自大的魔苛斯不曾留意的。在他和乌苛立安特在专吉斯特狭湾以北地区战利品精灵宝钻引发纠纷时,理应坚不可摧的精灵宝钻,在魔苛斯的手心裂出了一条微不可擦的裂痕。一缕微弱的光芒穿过装放宝钻的水晶匣,在中洲的大地上暗淡凝聚消散不去。除了伊露维塔,无人知晓为何世上最坚硬的精灵宝钻会生出裂缝;也无有人知晓为何那隐秘泄漏出来的光芒,为何会凝聚不散。即使是智者也无从解惑。


       这一团光随风往西飘移,到达了赫尔卡拉赫海峡,在此徘徊了很长时间。在这段空荡荡的时日里,这团光宛如那新生的黑暗般,慢慢生出了意识,在荒芜的北方大陆阿拉曼飘荡著。在某一天,伊露维塔在它身上施以奇异恩典,为了实现祂所构思的大乐章中,那些连维拉亦不知晓的部分。祂用创造万物之手,将那生出意识的光芒加工改造,令人惊讶奇妙的事便发生了。


       那一刻,这一片死寂了无生气的阿拉曼上,迎来了一点点的微细改变。在雨僝云愁的赫尔卡拉赫海峡边上,那团光辉蓦然放射出耀眼夺目的万丈光芒,空气宛如化成一条条透明的缕带围绕其中打转。海峡边上浪花四起,猛烈地拍打著岩石其势汹汹。在海浪撞击岩石的泙湃巨响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影自强光中浮现。


       一股气流自光辉中心向四周放射性地扩散,光芒顷息之间发出强烈刺眼的亮光,这一刻望过去,比当年双圣树的光辉更加耀眼。强光弹指之间便倏然消散,光芒全数隐没在那模糊的身影之中。只见一个弱骨纤形,冰肌莹彻,拥有一头金银交织长发的少女姿态,自半空中降落到冰冷的大地,侧卧其上安憩地沉睡著。


       与此同时,痛失父亲与精灵宝钻的费艾诺,在阿门洲引发了一场骚动。仍未解除放逐令的费艾诺召唤所有族人到达图娜山顶王宫前的高庭前,公然反抗维拉。他口出狂言,诬陷扭曲维拉当年召唤埃尔达前往阿门洲的原因,将魔苛斯长年在诺多族内心埋下的黑暗种子逐一唤醒,然后鼓动族人一同离开阿门洲,并与七个儿子立下可怕不可逆转的誓言,并以伊露维塔之名说,倘若背誓,就让永恒的黑暗降临己身。誓言如是说:若有谁敢持有、夺取或阻止他们占有精灵宝钻,无论对方是维拉、恶魔、精灵还是尚未问世的人类,无论对方是时间终结之前出现的何种生灵,是伟大还是渺小,是善还是恶,他们都将怀著复仇与憎恨之心追击到天涯海角。  


        誓言立下,便不能背誓。因誓言将终生纠缠立誓者。更甚的是,这誓言以伊露维塔之名立下,若将来心生后悔之情,便只能靠伊露维塔之大能才能解除。於是诺多族陷入一片混乱的争论。芬国昐与儿子图尔巩和菲纳芬之子芬罗德反对费艾诺家的决定;芬国昐之弟菲纳芬则认为必须再三思而行;芬国昐之子芬巩和菲分纳芬之女加拉德瑞尔不支持费艾诺之言,但为前往中洲建立领地而动心;而菲纳芬其余的子女,除了安格罗德、艾格诺尔支持芬巩的决定外,就只有欧洛德瑞斯赞成费艾诺的主张。 

评论
热度(11)
  1. 时遂之森璟奉 转载了此文字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