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1 [2/3]

       经过长时间的争论,诺多族的大多数都支持了费艾诺的决定。费艾诺见机不失,又担心拖延时间族人会改变想法,於是催促族人起行。维拉对此都看在眼里,但他们仍然观望。当初埃尔达凭自由意志决定是否来阿门洲安居,今天亦须由他们自身决定自己的去留。


       即使费艾诺令族人同心前行,但不是每一个都同心对他为王,在诺多族中芬国昐一家更爱族的爱戴。芬国昐不支持,但也还是动身。一来是儿子芬巩力劝,二来更重要的是他不愿与渴望离开的族人分开,不想让族人任由费艾诺摆布。菲纳芬亦不愿与族人分离,最终只能勉强上路。


       维拉派遣使者栏在他们面前,使者传达了维拉不阻止,但也不会相助的忠告。费艾诺倔强倨傲回应使者,头也不会带领族人继续前进。由於人数众多,费艾诺一家的大队走在最前,他们是先峰部队。紧随其后的是芬国昐和菲纳芬两个家族的臣民。他们与费艾诺家族不同,他们仍然眷恋著提力安的一切,於是频频回头,并带上各种在阿门洲创制之物。


       费艾诺带领著族人一路往北,因为他的首要目的是追击魔苛斯。但随著逐渐深入北部,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诺多族人数太多,根本不可能带著如此多的族人走过漫漫长路到达北方,更甚的是他们还需要建立船队才能渡海。但费艾诺不想浪费如此多的时间,一心追赶魔苛斯的他,决定寻求泰勒瑞族的协助。他心想,要是泰勒瑞族也加入他们,必定能令维林诺更失色,而他们的力量也会大增。他带领著族人前往澳阔泷迪,用早前打动诺多的那番话进行游说。但泰勒瑞族不为所动,他们认为维拉自会解决魔苛斯带来的黑暗,而且不愿违背维拉意愿,他们不借出任何船只或帮忙造船。


       费艾诺不听泰勒瑞族的劝说,反指责泰勒瑞至高王欧尔威不是。欧尔威并未因而动怒,反而心平气和地解释,他们不愿借船,皆因白船都是由他们和妻女合力的结晶品,断不会因任何盟约或友谊而出售或赠送给他人。费艾诺愤然离开,并下令族人强行夺取船只。泰勒瑞族反抗,将诺多族抛下海,然后有精灵拔剑,双方陷入激烈的混战。精灵间的第一次亲族相残就此爆发。


       芬巩赶到时,见同族受伤倒下,没弄清事情缘由,便加入了战斗。持轻弓上阵的泰勒瑞族最终不敌变得凶狠并拥有精锐武器的诺多族,而败阵下来。上战场的泰勒瑞水手绝大部分都被残杀了。诺多夺走了白船出海向北划去。大海因乌妮的悲哀而暴怒,打翻了多艘白船,很多诺多精灵就此葬身大海。但大部分的诺多族逃过一劫,他们分成海路与陆路两队前进,直至到了「被守护的疆域」阿拉曼过这片不毛之地,因曼督斯亲临才稍作停顿。曼督斯在阿拉曼向诺多族说出「北方预言」诺多的厄运。


       很多精灵闻之畏缩,但费艾诺却铁了心继续前进。但菲纳芬在这时候放弃远征,他的族人很多都跟随他返回维林诺。他们得到维拉的原谅,菲纳芬被指派统治维林诺余下的诺多族,但他的子女没有跟随他回来,他的儿子不愿抛弃芬国昐的儿子。而芬国昐的族人之所以继续前进,除了受亲情和费艾诺意志所逼,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害怕接受维拉的审判。他们在澳阔泷迪港所犯下的恶行,不是每一个都无辜的。


       在诺多继续往北方前进之际,自诞生开始便一直在赫尔卡拉赫海峡陷入沉睡,精灵宝钻光辉所化身的少女,这个时候也缓缓转醒。她秀目惺忪,一袭金银交织的秀发,宛如薄纱一样掩蔽住她赤裸的身躯。她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伊露维塔在创造她后,并没有刻意给予她任何引导和指示,一切的安排都隐藏在深深处,所以此刻的她犹如初生婴儿,无知无惧地接触眼前的新世界。


       自苏醒后,她便在赫尔卡拉赫海峡到处游走。因她出自精灵宝钻,过去双圣树的金银光芒有的在她头上化成头发;有的则潜藏於她体内,将她的肉身当成载体,宛如昔日存在於精灵宝钻时一样,放射出不绝的光芒,不过是亮度稍有不及而已。在荒芜的赫尔卡拉赫海峡上,她彷若一盏会行走的明灯,照亮了被黑暗笼罩的北方。幸而黑暗尚浓,她这弱小光芒才不致被邪恶的魔苛斯发现。


       某天她在茫然不知年月在赫尔卡拉赫海峡徘徊之际,终於遇上了声势浩大的诺多族。即使是无知的孩子,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都会晓得退缩躲避观察,所以她无意识中收敛了身上的光芒,躲藏於黑暗之中窥视著一众诺多精灵。那个时候费艾诺暂停了大部队的前进,诺多族讨论起应当走哪一条路。想要从阿拉曼到达恩多尔,只有两条路,要麼徒步走过海峡,要麼乘船离开。诺多族认定赫尔卡拉赫海峡是无法单够双脚穿过的;但白船在之前的风浪之中折损不少,数量不足让所有族人一次出海,他们没有想在西方海岸等候,让别人渡船。他们唤起了彼此间对背叛的恐惧。


       而因著这层恐惧,费艾诺和他的众子决定将背叛执行到底,他们带领忠於自己的族人偷溜出海,将芬国昐一行人抛弃在阿拉曼。这时芬国昐他们还以为费艾诺他们会将白船折返,让他们也能渡过冰冷的汪洋。可惜费艾诺逐渐腐朽的灵魂,从最初开始就没完全对芬国昐释怀,也没信任过芬国昐与他领导的族人。他们在专吉斯特海狭湾的出海口处登陆后,尽管与芬巩友好的长子迈兹洛斯想向费艾诺询问应派哪些人回去接载其他族人,但费艾诺却命令族人放火烧毁所有白船。迈兹洛斯没有参与,也没出言反对,他独自站在一旁。他的沉默无疑使他变成了父亲的帮凶。而芬国昐和他的子民远 望彼岸烧得熊熊的烈火,苍穹反映出的红光,知道自己遭到了背叛。这便是亲族相残与诺多厄运交织的第一知苦果。


       芬国昐内心充满苦恨,费艾诺抛弃背叛他,现在他要麼在阿拉曼自生自灭,要麼羞耻地返回维林诺。但此刻他的内心无比渴望前往中洲,想要再见到费艾诺。他们一行人境遇悲惨地向前摸索前行,艰难险阻促进了他们的英勇与坚忍。余下的诺多族在芬国昐与他两个儿子,芬国德与加拉德瑞尔的带领下,进入北方的严峻极地,翻过赫尔卡拉赫海峡与严峻的冰山考验。在月亮第一次升起之时,他们在中洲吹起了银号。


       在诺多族讨论是否翻过赫尔卡拉赫海峡的崇山峻岭时,一直躲在黑暗中窥探的少女心生疑问。她听不懂精灵在说甚麼,但感受到诺多族之间所机伏著的恶意。她畏缩在黑暗中,内心陷入交战。她的心宛如被分割成两半,一边鼓动著她走出去与这群精灵结交,一边则因那潜藏的邪恶黑暗而驱促著她远离。她步伐犹豫不决,来回踏出又收回,然而伊露维塔在她身上所预定的命运已然运行,她一时大意往后退的时候,踏到地面的碎石沙沥,整个人往后仰跌到地上。她这一番小意外,引起了精灵的关注。因为诺多族都安静地盘坐地上休息,等候领袖芬国昐他们讨论而得出的指示。最接近她的精灵听到碎石磨擦地面的声响,警戒地拿起武器,往她的方向走去。在荒芜的阿拉曼上,理应不存在任何生命,当然暂时在此停留的诺多除外。


       跌倒的她专注於自己的脚伤,没有发现手持武器的诺多包围并以刀刃指向她。其实诺多精灵是有犹豫的,他们看到了有熟悉的光芒自眼前的少女身上发出,他们想要亲近,但又因恐惧怀疑是魔苛斯设下的陷阱而拔剑相向。自从曼督斯向他们道出了「北方预言」后,即使维林诺的光辉仍然存在他们灵魂之中,但他们已不复往昔,逐渐在迷茫疑虑中徘徊。


       精灵用刀背抵著她的头颅,另一头锐利的刀锋划过她金银交织的秀发,发丝断落的瞬间,化成了点点星光在空气中消散。猛然少女体内潜藏的光辉拼发而出,抵在她头上的武器被光芒包围,然后粉碎成微尘。包围她的精灵对此震惊不已,心生畏惧退后。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的处境,她惊惶地瞪著同样面带惧色的精灵,她发出自诞生以来,首次的尖叫。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才会摆脱现在的处境,於是将自己圈缩成一团,以为闭上眼看不见便能平安过渡。她亦流下人生第一场的眼泪,因惊惶失措而独自涰泣。包围她的精灵对她的反应弄的一头雾水,甚至是尴尬不已。


       其中一位精灵见她赤身裸体,将身上的御寒外套除下,抛到她头上。她愕然地抬头拿起御寒外套,好奇地抚摸著外套上缝制的毛茸茸边缘,对这种柔软细腻的新奇触感兴奋不已。她惊喜地望望衣服又望望精灵,新鲜的体验将她的恐惧压下。她低头看自己,又抬头望精灵,模仿他们穿衣服。但她却摆乌龙,将外套倒穿了。她苦恼地看著怎样也穿不上的外套,精灵指导协助她穿上好后,便询问她的身分。可惜她完全听不懂精灵的话语,也说不出任何像样的字词,只会啊啊的叫著。


       这时另一个精灵带著芬罗德和加拉德瑞尔前来,精灵向他们鞠躬后退至一旁。加拉德瑞尔行至少女身前,向她伸出友谊之手。加拉德瑞尔拥有能洞悉他人所想之能力,因而在她见到少女的时候,已经得悉了少女某部分的未来,并以宽宏与理解去评判。少女惊奇地望著拥有一头耀眼金发的加拉德瑞尔,她的内心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精灵与她某一部分很相似。少女渴望接近她,於是也伸出手放到加兰德瑞尔手上。加拉德瑞尔莞尔一笑,将她拉起来,对兄长芬罗德低语,芬罗德便放下戒备,欢迎少女加入他们的队伍当中。

评论
热度(6)
  1. 时遂之森璟奉 转载了此文字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