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1 [3/3]

     「这孩子诞生时日尚早,尚不会言语,也不了解世间的真理。她的来历却大有来头,我却不能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向你透露她的真正身分。但她自诞生开始,便与善良同行。若說她像光,她本身便是光。」加拉德瑞尔握著仍然蒙懂不知事少女的手,将她带到芬国昐他们面前。芬国昐和图尔巩他们无一不为少女散发之光芒感到熟悉与惊讶。睿智的芬国昐推测著少女的身分,但又不敢肯定。少女被他们的注视吓怕,躲在加拉德瑞尔身后好奇地观察著脸前的众精灵。从刚才开始,她便发现这些人除了模样不同,发色也有天渊之别。她轻扯加兰德瑞尔的手,指著拥有漆黑乌发的芬国昐啊啊地说著。


     「尽管模样不同,他也是我们的亲人,你不必感到惊慌。世上有著各色各样的人,将来你会见到更多新奇的东西。他是我的伯父芬威之子芬国昐;旁边的芬国昐之子芬巩、图尔巩和图尔巩之妻埃兰葳;芬国昐之女『白公主』阿瑞蒂尔;还有我的兄长,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至於我的长兄芬罗德就是刚才与我们一路同行的那一位。」加拉德瑞尔的话语稳住了少女的情绪,这时芬国昐查问少女的名字,只见她歪著头不明就里地望著他。芬国昐见少女尚未开窍,决定为她起名。因著她的明亮金银色秀发,称她为蒂尔费妮狄;又因著她的纯洁无瑕而另名彼奥卡雅。


       没有常识的蒂尔费妮狄,要是想带著她一同离开阿拉曼,前路可想而言是艰钜非常。单是让为数众多的族人全然安全翻过山脉已是极难,更何况是要在途中照顾一个宛如初生婴儿的孩子。但他们当中某些族人,因受蒂尔费妮狄的光芒吸引,想要带上蒂尔费妮狄一起前往中洲。因为看著蒂尔费妮狄的光芒,彷佛能治愈他们内心的悲伤与痛苦。他们为此又进行了一场争论。最终他们大比数的同意要带上蒂尔费妮狄,将她独自遗弃在阿拉曼,他们做不到。蒂尔费妮狄穿上诺多精灵给予她的衣服,又立即回到加拉德瑞尔身边。诺多族决定继续前行后,再次组织起来,往身前阻隔在阿拉曼和中洲之间的嶚嶢山峦。


       夹道两边翦削的山峡高耸指向灰黑的苍穹,层峦叠嶂的山脉宛如被涂上一层黑不溜偢的光油一样,虽久历风伤,但却如镜面般光滑无暇。诺多族见过怪异的现象,内心的忧虑愈发加重。芬国昐与他两个儿子的族人走在最前,他们宛如族人中的光明与希望,只要有他们在,他们便能平安横渡这险地。至於紧跟随加拉德瑞尔的蒂尔费妮狄,这时远离了诺多族,独自走近那黑亮如镜的山壁,疑惑地看著山壁中的倒影,奇怪那漆黑中的人物,为何总会与她做同样的动作,於是她伸出手想要触摸山壁。


        听从芬巩之命,前来寻找蒂尔费妮狄的欧洛德瑞斯正在这时出现,并向她大喝一声,「不要碰山壁!」他抓住她的手,将她扯后。蒂尔费妮狄被他吓了一跳,惊惶且絮泣地挣开他的手,跑回加拉德瑞尔身边。加拉德瑞尔安慰她,「这片土地充斥著远古遗留的邪恶,尽管你自身的力量能使你不受伤害,但却会令你暴露於大敌面前。为了你自己与陪伴你的吾等,你务必小心谨慎。」然后她与兄长欧洛德瑞斯说:「蒂尔费妮狄的命运与世界的命运息息相关,对她循循善诱即可,不需如此严厉。我知你心焦如焚想要早日到达中洲,但焦躁只会令人失去理智,智慧亦不会因而有所得著。不要让弥漫在这里的黑暗纠缠你的心灵,带领同族一同离开这片阴森邪恶之地才是你的首要工作。」芬罗德见他们在一旁止步,唯恐他们会脱队而失散,於是走到他们之中。


「你们何故停下步伐?在这天峻要险之地,一旦失散便难以重聚。」芬罗德望见蒂尔费妮狄泫然而泣的模样,问:「是否发生了甚麼事?为何蒂尔费妮狄会在哭呢?」加拉德瑞尔安抚著蒂尔费妮狄,并没有回答。欧洛德瑞斯见此,纳闷地说:「没事。不过是刚才阻止她触摸山壁时,语气重了点而已。谁知道她会如此经受不得刺激。」芬罗德闻言,皱眉头凝重地仰视著夹道两侧的巉削山峰,「自踏入此极北之地,便发现邪恶的暗影一直缠绕著,不曾消退。我们还是早日离开这个地方。」话毕,轻拍蒂尔费妮狄的肩膀,「我那里有能望透千里之外的玩意儿,你跟我来,它便属於你。」蒂尔费妮狄的泪水立即止住,拉起芬罗德的手,催促他兑现承诺。


       芬罗德离开前对弟弟欧洛德瑞斯说:「别被环境影响你。我有不祥的预感,之后的路途上,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不肯定将会发生甚麼事,又要发生在谁的身上。你自当密切注意自身安危和族人的安全。但愿我们都能平安的到达中洲。」加拉德瑞尔跟著芬罗德离开了,将队伍的后方交由弟弟欧洛德瑞斯、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管理。


       在漫长的黑暗之中,那时日月还未被创造,诺多族历尽艰辛终於横渡了荒芜绵长的千峰百嶂的一半。夹道的郁嵂的山峦,被点点白雪所覆盖,山势比起程时的更加曲折蜿蜒,崎岖难行。在之后横渡更为惊险的海峡时,芬国昐之子图尔巩之妻,埃兰葳,唯一一位因爱而选择跟随诺多族离开维林诺的凡雅精灵,在横渡结冰的海峡时 ,脚下坚冰猛然碎裂,埃兰葳与图尔巩之女伊缀尔双双堕入冰冷刺骨的黑暗汪洋之中,他们高声呼救。走在前头的图尔巩立即转身往回跑,拚命拯救她们,几乎连自己都淹死冰海裏,但都於事无补,凭他之力只救起伊缀尔,而埃兰葳却消失於坚冰之下。这一天诺多族陷入了沉痛的悲伤,在这一艰辛的路途上,他们已经折损了很多族人,没想到领导他们的芬国昐一家也难逃这一厄运。芬罗德带著弟妹冒著风雪赶到图尔巩的所在,一同追悼不幸逝世的埃兰葳。得到诺多族教导,经已开窍的蒂尔费妮狄也来到他们当中一同追悼。


       这是芬国昐家庭的悲剧,蒂尔费妮狄即使再有大能,身上的光芒再能治愈精灵的内心,这一刻也难有成效。蒂尔费妮狄对这一悲剧印象极深。这是她第一次从旁人深切体会到死亡为何物。一直随同加拉德瑞尔前进的她,与图尔巩之妻埃兰葳接触不多,但望见全身湿透的图尔巩和伊缀尔,跪坐在断裂的冰缘前,俯伏在冰面上痛哭时,她觉得心情弥漫很不舒服的感觉。她不理解这是怎麼回事,她倚靠著加拉德瑞尔,难受地皱眉头。加拉德瑞尔握著她的手,拉著她行至数步开外。「对你而言,这是一种新体验。现在你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名为难过。皆因我们失去了重要的亲人和伙伴。」蒂尔费妮狄依然不太了解加拉德瑞尔所言,「那麼有甚麼方法可以消除这感觉?」


     「唯独时间才能减轻当中的痛苦。即使日后伤口已不复再现,但我们仍然为此而感怀悲哀。」加拉德瑞尔望向陷入极度悲恸的图尔巩,「埃兰葳不会回来了。他们夫妻若要再重聚,唯独在他死后,方能在曼督斯殿中实现。若你愿意,我欲带你进入他们当中,因你的光芒能减轻他们灵魂上的痛楚。」蒂尔费妮狄点头同意,跟随加拉德瑞尔再次走进族群。她被带到芬国昐与图尔巩之间,她伸手搭在他们的手臂,低声轻吟祷词。

       万里苍穹,繁星照耀见证之下
       愿星辰之后埃兰帖瑞以星光为路灯
       为埃兰葳指引前路
       愿众水之主乌欧牟以海水化为桥梁
       护埃兰葳到达终点
       愿悲悯之神涅娜以慈悲为怀之心
       倾听埃兰葳一路之苦楚
       在此刻星辰照耀陪伴之下,
       愿埃兰葳的灵魂得以安息
       愿我们能於悲伤中得以回复
       埃兰葳之殇,将化成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
       愿埃兰葳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之中
       直至我们再次相聚
       祈求治愈伤痛之主埃丝缇免去我们诸多悲痛
       并以慈悲怜悯我们

       蒂尔费妮狄潜藏的光芒并发,本为精灵宝钻一部分的她,她自身便是宝钻的光辉,天生拥有治愈能力的她,暂且舒缓了图尔巩的悲怆。然后她独自走到诺多族群当中颂唱起来。

       独有星辰高挂,暗影踪横大地之时
       猛兽与巨鹰栖息之地上
       在水边伊露维塔赠予我们生命与祝福
       迷茫路上呼唤引领我们
       昔日被我们放弃的一片疆域
       我们将翻过嶻嵯的高山
       回到属於我们的诞生之地

       那里是英雄与自由双存之地
       即便暗影机伏於巍峨山脉背后
       凭藉我们灵魂仍存的维林诺之光
       我们将心无所恃无惧邪恶侵扰
       赠予我们希望与回忆之地
       请倾听我们的歌声与冀望
       我们将翻过岖嵌的山脉
       回到属於我们的诞生之地

       闪烁星晨与众水环绕守护之地
       教会我们欢乐与悲伤之地
       赠予我们爱与笑声之地
       我们将无惧艰辛,翻过嶾巃的山峦
       一望无际的大地将展现我们眼前
       我们已然历遍艰辛,翻山越岭
       我们将回家
       回到属於我们温暖如春的诞生之地

       蒂尔费妮狄放声高唱的同时,潜藏於她体内的光芒再次并发而出,宛如悬挂苍穹的明星跌落凡间,照耀了阴影的峡谷。尽管诺多精灵内心的悲伤犹存,但情绪总算慢慢缓和下来了。他们按捺悲痛情绪,带著沉重的步伐,继续他们未完的旅程。


tbc.

评论
热度(6)
  1. 时遂之森璟奉 转载了此文字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