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s 钻石裂缝 Ch 2 [2/3]

本節關於芬國昐一行人,橫渡阿拉曼的場景YY了一下。

此部分在寶鑽中被一筆帶過,我只能憑我看過紀錄片的印象去YY了。

(我不肯定HoME有沒有說過,但如之前所說,因未有時間重看,要是寫錯,請輕拍。)

在冰山之下,有時會些巨型的冰洞 ; 堅冰之下的水仍然流動,不過卻不知流向甚麼地方。希望利用這自然地貌,能配合到原著而不歪樓啦。

----------------------------------------

       可惜西边的战况不如理想,当奥克大军横扫西瑞安河与纳洛格河之间的平原,造船者奇尔丹与他的族人一度被围困在法拉斯。奇尔丹於法拉斯的高塔观擦著城外的奥克。奥克在平原上叫嚣,说著诸多侮辱的话,抵毁污蔑著精灵与维拉。奇尔丹沉默地又退回城中,回到子民的身边。「此城虽坚固,但始终会不敌邪恶的侵蚀。我们不能在此坐以待毙。现今因奥克的阻挠,我们未能与精灵王取得联系,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此时受奇尔丹统治的子民,被奥克的大军的攻势,吓得惴惴不安。当中神色怆惶者,问:「难道我们就不能守在城中,等候精灵王的救援麼?」奇尔丹困心横虑,无奈叹气,「两城虽坚固,但也不敌奥克以巨石攻击,城墙终有击溃败落的一刻。要是到那时候才撤退,便已太迟。我们将损失无数。」


       此时奇尔丹的助手站出来,从腰间拔出锐利的银色长剑指向苍穹。城中明明灭灭的火光映照其上,使刀锋显得分外妖冶。他声音响亮地说:「我愿以此剑为已身,作为你们坚挺的后盾,尽已所能阻挡奥克的攻击,让你们有时间撤离。」他行至奇尔丹身前,向奇尔丹鞠躬,「愿我们还能再聚。」然后独自往城门方向行去。受他的凛然勇猛气魄感染,陆逐有英勇的精灵离开群众,各自与家人和奇尔丹道别,一同坚守岌岌可危的城门。一时之间,哀号片野,愁云惨雾笼罩著他们。


       奇尔丹为那些甘愿牺牲的族人微微颔首,以表谢意。奥克的攻击愈趋严重,即使是他们身处之地,也不乏有碎石从墙身跌落,尘土飞扬。有见及此,他立即命令族人尽可能执起可用的兵器,让族中老弱妇孺先行逃往海边,最后才到壮年的男精灵,他们要殿后驱赶从后追来的奥克。而他自己则留到最后,坚决让族人都从城中逃离后,才踏上逃亡之路。


       在疏散进行到一半时,城门终於被攻破。两扇厚重的门扉砰的一声开了一个大洞。一直冲击著城门的奥克蜂拥而至,庞杂急骤的脚步声磕扑扑的传至城中深处。还未撤离的精灵惊得寒毛卓竖,惊恐失色往城门方向张望。奇尔丹心知不能再拖,连忙催促族人赶快离开,他们身后隐约传来奋勇抗敌的族人怒吼与惨叫。在奇尔丹的领导下,他们绝大部分族人退守至海边。直至后来魔苟斯抽调三分之一的兵力北上去对付费艾诺,他们才得以苟且偷安。


       辛葛经历这次战役,经过心思熟虑,将所有召集得到的子民撤回尼尔多瑞斯森林与瑞吉安森林之中。辛葛对美丽安说:「来自北方的邪恶,在可见的未来里,绝不会停止对我们的侵略。我们即使拥有永生,却能力有限,断不能无止境地与黑暗对抗。我欲筑起一道迷障,将我的国家隐匿在众人眼底之下。」


     「我可助你达成这一愿望。」美丽安顺从辛葛的意思施展力量,在森林四周筑起虚像与幻觉的无形之墙,人称美丽安环带。除了能力比美丽安更多大的人,不然没人能遗背她或辛葛的意愿进入其中。与此同时,费艾诺与他的族人登陆专吉斯特狭湾,将白船付之一炬,熊熊的火光和巨响引起中洲的精灵与北方大敌的关注。



       远在赫尔卡拉赫海峡,被费艾诺遗弃的诺多精灵,正艰辛在攀越险峻的冰山。他们一行人在横渡冰山时,原本已然湿滑狭窄的路道,突然被一座体积庞大,伸延绵长的冰山截断了前进的路。在星微光照耀下,他们只能隐约望到冰山遥不可及的边缘。要如何继续前进这一问题,又逼使诺多族暂停了步伐。


       芬国昐皱眉头凝重地说:「现在看来,要不是攀上过高山;便要往左右其中一个方向徒步前进,直至寻到出路为止。不论是那一个方法,当中都存在风险。我们必须选择一个牺牲最少的方法。」「但在这暗淡无光的漆黑中攀上冰山,论风险要比走平路危险得多。」芬罗德对翻越冰山抱有质疑,不支持这一方法。「但走平路,我们亦可能找不到出路。谁知道这山脉延伸多长?盲目寻找出口,只会令我们百上加斤。」图尔巩也指出了不妥之处。他们众人各自提出不同的意见,但却一直得不到一个完美的决定。


       年轻的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陪著蒂尔费妮狄在外围游走。对於如何穿越这片冰山,他们一头无绪,比起一同愁苦,他们宁愿将精力放到娱乐之上。在这不毛之地,能享受的娱乐不多,他们二人听从妹妹加拉德瑞尔的要求,伴随著蒂尔费妮狄在微风中漫步。在冰山之下,诺多族多一堆堆的点燃著火把取暖,从高处往下望,宛如漫天璀璨烟火,又如鲜艳亮丽的红玫瑰在极寒中盛放。


       蒂尔费妮狄被风吹倒,她金银交织的长发随风飘扬,在黯淡无光的北方里闪闪生光。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对她的头发奇怪不已。即使是妹妹加拉德瑞尔宛如罗织了双圣树光芒的金发,也不曾像蒂尔费妮狄那般迷住精灵的视线,散发的光辉也不曾具治愈功效。安格罗德走近蒂尔费妮狄,替她拢好头发,重新戴上帽子。他亦借机抚摸蒂尔费妮狄的头发,只见秀发散发的金光带著微温笼罩著他的手,当他从发间取出手时,原本冰冻的手变得温暖了。


       蒂尔费妮狄向安格罗德莞尔一笑,「多谢。」然后遥指眼前高耸入云的冰山,问:「我们为何不继续行了?不是要越过这座大山的吗?」「我们很想越过啊,但也先得寻找方法才行。我们人数太多了。」艾格诺尔叹气,对之后的路程不太乐观。蒂尔费妮狄嗯哼一声,表示理解。她在坚冰上蹦蹦跳跳,有好几次险些跌倒,幸好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及时扶住她。她伸出双手环住他们的手臂,笑嘻嘻地说:「你们跟我来!若我没记错,这里应该是有条秘道的。」


     「秘道?」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惊呼,他们全然没想过这座巍峨天险会存在秘密通道。这冰山潜藏的危机无人知晓,即使是一探真伪,还是多带上同伴更好。他们想劝住蒂尔费妮狄,暂时回到大本营,先咨询亲族的意见再行动。但蒂尔费妮狄却说:「我就是不太肯定才想先和你们一同打探。要是我记错了,不就是给了大家空欢喜麼?你们到底要不要跟我来?不然我自己去打探完,回来寻你们。」对蒂尔费妮狄来说,北方极地阿拉曼没有她不知道的地方。在她苏醒之后,她一直在这片荒芜之地游走,直到遇见诺多族为止。见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犹豫不决,她不好勉强,松开环住他们的手,独自笨拙地往冰山的深处走去。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