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2 [3/3]

在這芬羅德他們稱呼加拉德瑞爾的母名:奈爾玟

因為加拉德瑞爾這名字,是銀樹為蓋奶起的。

-----------------------------------

嶙嶒的山路被冰雪覆盖,本已不易行走,现在还要蒂尔费妮狄却想一个人走下去,跟本是在玩命。要是她在路上出了意外,根本不可能让人知晓,随时葬身於是冰峰之下。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对望一眼,后又往身后的大本营通红的火光瞥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跟上蒂尔费妮狄的步伐,一路保护著她前去探险。


       冰山上有一道狭窄嶢嶷的小路,一路延伸进入山丘中的无人之境。蒂尔费妮狄跌跌撞撞之下,几经辛苦,终於攀上小路稍为平坦的位置。她扶著雪白的冰墙站起身,面带苦恼抬头张望。这个时候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已敏捷地攀过这一矮小的山峰,并肩站在蒂尔费妮狄身后,从高处往下凝视。接近蒂尔费妮狄的安格罗德不放心,伸手捉住她的手臂,以防她体力不支跌落山崖。


       蒂尔费妮狄朝手心呵气,带著暖意的空气消散於空气中。她指身后愈发狭隘的小路,「这里和我以前来访时,又有点不尽相同了。这条小路我很有熟悉感,若这里真的是我记忆中的地方,一直往这条小路走,在拐弯的地方,应该有一个条通道的。」安格罗德不太愿意再深入,他说:「我们再走下去,会太远离大本营。这样太危险了。我们先回去,再决定是否组织队伍前去查看吧。」在他们的坚持下,蒂尔费妮狄也不好坚持,最终跟随他们回到诺多族群里。


       安格罗德将蒂尔费妮狄所言之事,告诉了仍在讨论的亲族,在场议论纷纷的诺多无不目光灼灼地盯著蒂尔费妮狄。芬国昐问:「你们可真的见过那秘道?」安格罗德摇头,「依蒂尔费妮狄所说,这秘道隐匿在极深入之处,只有我们三人,我担心发生意外会难以与你们联系,所以决定先回来让你们商议如何是好。」这时加拉德瑞尔朝蒂尔费妮狄招手,蒂尔费妮狄行到她的身旁,她问:「你可知道那条隐秘之道是通往何处?」蒂尔费妮狄摇摇头,「我以前在有风的时候,听到那里传出怪声,像怪兽般呜呜的大叫,所以不敢在那里逗留。那条道路我只走过一少段,也只有一次。我记得在行的时候,我听到了潺潺的水声和从深处有微风吹来。我之后行得太累,所以便放弃再打探究竟了。」「你一路上没有遇到邪魔妖物吗?」芬巩皱眉头问。蒂尔费妮狄摇头,「那里一直畅通无阻,就是地下有些生满铁锈的东西,走的时候很扎脚。」


       听完蒂尔费妮狄这番话,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沉默。昔日维拉欧洛米喜欢前往中洲追击邪恶生物,加上在遥远的过去,经历了众神之战,那些在道路里的东西,可能是过去的历史遗骸。现在这个连接阿门洲和中洲之间的土地上,除了他们诺多精灵之外,不再有任何有生命的生物了。


       作为队伍中菲纳芬家族的代表,芬罗德几番思索后,建议道:「不如我们尝试走这一秘道吧。不论是那种方法都存在风险。但若有那秘道,最少能为我们挡去残暴的风雪,增加我们的生存机会。」「可是那秘道到底通往何处,我们根本不得而知。要是它将我们带到地底深处,一旦遇上危险,我们被困在道路里,根不无处可逃。」图尔巩充满忧虑地说。「那秘道应该不是通往地底深处的。要是通往地底,那里面的风向,必定是由洞外扯向洞里,而不是从洞里吹出风的。既然通风用出风口,那必定存在著相对的入风口,那即是意味著有通往外界的出口。」欧洛德瑞斯发表他的秘道的看法。


       加拉德瑞尔低声问蒂尔费妮狄,「你觉得那一条路最为合适?」蒂尔费妮狄望著围著火光讨论不断的诺多精灵,说:「我会选择走那秘道。我的内心告诉我,这方法在我眼中风险是最低的。」加拉德瑞尔朝她微笑,「既然你认为这方法最好,那我便支持你。我相信你的决择。」於是加拉德瑞尔走到亲族中,说:「我们经那秘道离开这险峻的海峡吧。蒂尔费妮狄的光辉不会骗人的,她当初能从那里平安回来,今天我们同样能安然走过去。」


       芬国昐沉沉地嗯了声,「奈尔玟,蒂尔费妮狄的真实是否如我相像的一样?你懂我的意思。」加拉德瑞尔坦然一笑,微微颔首,「你没想错。她就是伊露维塔借予我们的明灯。」芬国昐与加拉德瑞尔之间的对话,听得周围的人云里雾外,芬罗德问:「你们的话是甚麼意思?」加拉德瑞尔回以一抹浅笑,「说不得。这个中的秘密,必须由你们自己参透,我不能越过界线,私自告诉你们真相。以免为我们招来更大更不祥的因缘。」他们各自陷入沉思,再三讨论后,他们之中最年长的芬国昐立下决定,他们将穿过那秘道离开过不毛之地。


       不过在带领众多族人前行前,他们必须先派人员前去擦看准备。於是蒂尔费妮狄带领著负责探路的精灵,再次攀上冰山的峡道。诺多精灵很顺利地找到那秘道的入口,他们将一根火把往洞里抛,倾听著声音何时停止,火光何时熄灭。他们观察了好一会,才回到大本营向芬国昐汇报。即使秘道畅通无阻且有鲜风吹入,他们还是建议放弃火把,改为手执提灯前进。始终人数太多,燃烧火把会加速空气的散失,对他们一行人不害而无一利。幸而诺多精灵在离开维林诺时,带走了许多工艺品,他们有足够的提灯确保光线充足。


       这一次蒂尔费妮狄被要求与芬国昐他们一队同行,诺多精灵需要她身上代表希望的光辉作指引。蒂尔费妮狄并不需要提灯,她自身便是一颗明亮的星辰,潜藏於她体内光辉於黑暗中乍现,宛如苍穹上最耀眼的星辰掉落凡间。原本的漆黑的峡道,顿时宛如置身於白曰,昔日双圣树仍然盛放的光芒之下。这个时候,诺多精灵终於有机会看清楚峡道里存在著甚麼了。


       只见凹凸不平的地上,遍布了支离破碎且布满铁锈的各种兵器。芬巩踢开其中一把断裂的武器,隐约看到上面刻印著的图腾,这图腾正是昔日远古已没落的邪恶阵地乌图姆诺的徵号。芬巩嫌恶地踢开武器,叮嘱族人要小心地上的利器,为防上面仍占有毒素。整条峡道曲折蜿蜒,途中还有不少分岔口,诺多精灵为了决定走哪条路而争议不休。最后还是芬国昐制止了纷争,揭止了在他们之中滋长的阴影。


       在路途上,他们发现了石壁上刻著些图案,那些图案的细节十分精细,他们怀疑是远古的同胞逃避魔苛斯的追杀,逃至此处被困时,以他们的余生在石壁上记录著他们的故事,直至邪恶再次赶上他们为止。遇到分岔后,他们倾听水声传来的方向,并以手去感觉风的流向,再三确认最为肯定的方向后,往其中一个分岔口走进去。


       蒂尔费妮狄行前一步的时候,险些脚下一空,往前扑去。站在她身旁的芬巩及时拉住,才堪堪避开了这一次意外。她向芬巩道了声多谢,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下刚才险些要了她的命的梯阶。一时之间整个峡道都充斥著整齐有序的脚踏声,巨大的踏踏声在峡道里回荡。芬国昐凝重地跟随蒂尔费妮狄的步伐,对於这道往下走的梯阶,有些忧虑和不安。但见蒂尔费妮狄完全没有恐惧,他就继续保持沉默。


       随著他们的愈发往地底深处走,原本微弱淙琤的水声渐渐砰磅起来。蒂尔费妮狄愉快地哼著歌谣,成为他们之中第一个到达水边的人。她的双眼顺著漓澌的水流游移,沿著狭窄的岸边往前走了几步,复又回到芬国昐他们身边。「我看到那边的拐弯有几艘小船,我们可以用它们顺著水流,离开这里。」芬巩和图尔巩往前行去查看,确定了那里确实藏著三艘完好的船。他们回去和父亲芬国昐商讨,芬巩说:「尽管三艘船完好,但我们还是必须分批运送才能将所有族人运走。可是经历过费艾诺对我们的背叛,我怕他们不会愿意做等候的那些,会引起不必要纷争。父亲你也知道,这地的邪恶一定纠缠著我们。」


       芬国昐让图尔巩将这消息告诉芬罗德,在图尔巩起行前,对他说:「你告诉他们,让他们家派出一人出来,作为其中一艘船的掌舵。而其余的先留下,作为最后一批离开的。这样族人应该会放心一点,不怕我们会背弃他们。」在图尔巩往族人中跑后,芬国昐对他的族人说明了这一决定,诺多精灵对他的决定议论纷纷,再三要求芬国昐他们确保不会如费艾诺般背叛他们。芬国昐保证过后,说:「为了让你们安心,我将会是最后一位离开这里的人。你们到达彼岸后,听从我儿子的领导,直至我再回到你们当中为止。」


       图尔巩很快便回来了,随同他过来的是芬罗德。蒂尔费妮狄兴奋地跑到芬罗德身边,向他邀功希宠。芬罗德轻抚她的头,「听图尔巩说有三般船,那第三艘由谁掌舵?」芬国昐望向蒂尔费妮狄叹气,「蒂尔费妮狄也要在最后才离开,不能冒著风险让她暴露在大敌的监视之下。我打算让芬巩和图尔巩各执掌一艘船,与你一同将族人带往彼岸。」这个时候,蒂尔费妮狄说道:「那我可到后面找奈尔玟吗?」芬国昐同意后,她便屁颠屁颠地走进人群中。在芬国昐的指引下,诺多众精灵开始分批登船,离开这个充压迫的峡道。芬巩在到达彼岸后,下了船在那边领导和迎接之后分批到来的精灵的秩序。他负责掌舵的那艘船,由其中一位同船的精灵接掌,跟随图尔巩和芬罗德往返冰山与彼岸,接载还未渡海的族人。

评论(3)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