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3 [2/5]

     「尽管这冀望听上去充满善意,我们亦因善良而成就。可是日后连累她,因无知而遇到不测的话,那我们的善便即是恶。」加拉德瑞尔目光锐利地望向芬罗德。这时一直忧深思远的芬国昐说:「你们两个的话都没有错,只是处理方法不同。听取过你们两方面的意见,我认为应当告诉给蒂尔费妮狄知道。即便将来我们糟逢不测,她亦知晓隐藏暗处的敌人是谁,懂得躲避,免於被大敌所擒。」然后芬国昐开始将维林诺发生的诸多悲哀之事,在航行的路上娓娓道来。


       蒂尔费妮狄听完芬国昐的敍述,长长地嗯了声,直言不讳耿直地说:「无意令你们不悦,但该说你们的族人忠勇致诚还是愚不可及?被那魔苛斯荼毒已久,却仍然听信包含了剧毒的话语离开维林诺。」本身是精灵宝钻一部分的蒂尔费妮狄,尽管吸收的知识尚浅,但她的本质使她的目光能穿透黑暗,直视邪恶的本相。


     「盛怒之下,可有理智可言?」加拉德瑞尔反问。蒂尔费妮狄摇头,「倘若尚有理知,那便不是盛怒。诺多族因盛怒下做出的决定已然覆水难收,不过你们仍然要心怀希望,相信西方诸神并未放弃你们。只是时间尚早,未到他们出手的时机。」芬罗德疑惑地望向蒂尔费妮狄,问:「你为何如此肯定维拉并未放弃我们?曼督斯降临道出『北方预言』的那一天,至今我还历历在目。」加拉德瑞尔在旁边笑而不语,蒂尔费妮狄回答:「凡大能者都需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气量。昔日他们尚能宽恕无恶不作的魔苛斯,给予他改过自身的机会;今日亦同样不会因你们族中流传的恶言而摒弃你们。就如一位父亲面对他叛逆的儿子一样,难道因儿子不听劝,便要用铁链将他锁在家里?睿智的父亲要做的其实只需放手,让儿子依照自己的想法去体验世界。然后在儿子回家时,以宽容之心再次接纳欢迎他。」虽芬罗德内心仍存有忧虑,但他还是愿意相信这遥不可及的希望。


       他们到达了彼岸,双脚正式踏上中洲的大地。在中洲等候多时的族人,为再见到芬国昐他们而兴奋不已。彼时,全世界都在为初升的月要赞叹不已。蒂尔费妮狄望著苍穹上的银白月亮,对芬罗德说:「你看,我说得没错吧。西方诸神并未放弃你们,为了保护你们,他们将新的光明送到天上,照耀你们和留在中洲未离去的一切生灵。」这个时候,芬国昐他们并未收到任何关於费艾诺在中洲的消息,他们整理好行装,往中洲深处开拔而去。


       话分两头,费艾诺和他的儿子,是最先回到中洲的流亡者,他们在「大回声」拉莫斯的荒野,专吉斯特狭湾登陆后,欢呼声和烧船的巨响传入群山,形成巨大的回响,随风传至中洲,听到响声的之人都充满疑惑和惊恐。他们抵达中洲的消息亦传至魔苛斯耳中,而他则打算将他们赶到海里去。


       费艾诺一行人离开海湾,进入希斯路姆的广阔土地,最后抵达了长湖米斯林,并在靠北的位置扎营。被海湾火光惊动的魔苛斯大军,於同一时间穿过「黯影山脉」埃瑞威斯林的各个隘口,抢在费艾诺的营地建妥之前,发动奇袭。这便是贝烈瑞安德的第二场大战,「星下之战」达戈·努因·吉利亚斯。


       大批奥克从林中涌出,挥动著武器往诺多精灵杀去。诺多精灵被攻其不备,但他们行动迅速,各自执起随身的宝刀利剑,凭著他们眼中蕴藏并未消退的阿门洲之光,他们强壮敏捷,并且杀气腾腾。在诺多精灵的盛怒之下,奥克溃不成军,败走逐出米斯林。


       这个时候,正值贝烈瑞安德的第一场战役,原本被魔苛斯派往南方,围攻奇尔丹的奥克大军,听到北方战线失利,立即调头赶去支援,奇尔丹与族人才得有喘息机会。正当奥克大军往北之际,费艾诺之子凯勒巩先一步收到消息,带领著一部分精灵军队发动伏击。精灵大军从艾塞尔西瑞安附近的山岭杀出来,他们气势如虹,势如破竹,将奥克赶下了色瑞赫沼泽。这一场战役,前后打了十天,魔苛斯在安格班闻到败讯,大为惊讶,他派出的奥克大军只有少数生还。


       但急躁且痛恨大敌的费艾诺,在击退奥克大军后不肯班师回朝,一直紧追奥克残兵,想要直接杀入魔苛斯的大本营。他对安格班布下的严密防备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也阻止不到他正烧得旺盛的熊熊怒火。在懑怒之下,他已近乎疯狂,他一马当先冲前,将先峰部队远远甩在后头。魔苛斯的爪牙见此良机,将费艾诺团团包围,炎魔也在这个时候出来助阵了。他同身浴火,身负多处伤,但仍然奋战到底。他斩杀了诸多奥克,同时闪避著炎魔长鞭的攻击。他愈战愈勇,有好几次险些正中敌人的攻击。可惜,即使他有多勇武,最终他还是被炎魔之首勾斯魔格击倒在地。费艾诺受伤之重,在倒地后全然动弹不得,炎魔正欲对他进行最后得击杀,费艾诺的众子率领大军赶到,炎魔大军见状立即抛下费艾诺回安格班躲藏起来。


       费艾诺被众子抬回米斯林,但在途中经过艾塞尔西瑞安,正要翻过山脉,费艾诺吩咐儿子停下,他深知自己死期已至。尚存气息的他,从埃瑞德威斯林的山坡望向远方,那里是桑戈洛锥姆山岭,魔苛斯躲藏之地。这一刻费艾诺终於明白单靠诺多精灵之力,根本没法将它推翻,但他还是三次诅咒了魔苛斯。在众子立誓坚守誓言并为其复仇后,便死去了。因为他的灵魂太过炽热,灵魂一旦离开,躯体便会化成灰烬,消散於空气中。自他死后,他的形态便不复见於阿尔达,亡魂也不曾离开曼督斯的殿堂。诺多族最强大的人物就这样殒落了,他的死为族人带来了极大的名望,同时也有极深重的悲伤。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