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3 [3/5]

       彼时米斯林地区有辛达精灵居住,这群辛达是在贝烈瑞安德游荡时,越过山脉而来的。当诺多族遇到他们时,彼此都欣喜若狂。可是两族已分别已久,维林诺使用的语言和辛达使用的之间,有了巨大的差异。诺多族从辛达精灵口中得知统治这片贝烈瑞安德的王者,多瑞亚斯之王埃路·辛葛的势力;而诺多族在北方对攻大敌的事迹也传到南方。贝烈瑞安德的精灵皆以为他们是维拉派来提供援助的。


       在费艾诺死的时候,魔苛斯派了使者来见费艾诺众子,除了承认战败,还愿意交还一颗精灵宝钻。费艾诺的长子迈兹洛斯说服弟弟,计划假装谈判,但实际是要将敌人诸杀。「我打算假装同意合面,但实质是要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即是这次杀不到魔苛斯,也能进一步拙他的锐气。」迈兹洛斯向弟弟解释他的想法。「这万恶的魔苛斯的话不值一信,他根本是想借此机会将我们一网打尽。」凯勒巩不赞同迈兹洛斯的做法,他认为魔苛斯真的有意投降,就该将精灵宝钻双手奉还,而不是来谈甚麼和谈。迈兹洛斯和一众弟弟争论了很久,最后他的弟弟愿意退一步,听从他的决定。因为在费艾诺死后,他们的兄长,迈兹洛斯便是诺多族的至高王。


       事实上,不论是诺多族还是魔苛斯,都没打算遵守约定,双方各自带的使团伴数远远超过了约定。而魔苛斯的团队里还有炎魔,迈兹洛斯遭到伏击,带去的族人全部被杀,他本人则被生擒,被掳到安格班去。迈兹洛斯的弟弟闻讯立即撤回希斯路姆,这时魔苛斯向诺多发话,若想迈兹洛斯获释,诺多族要不放弃征战、要不返回西方、要不离开贝烈瑞安德,迁到南方。但深知魔苛斯恶行的诺多族心中很清楚,不管他们答应与否,魔苛斯都会背信弃义,迈兹洛斯绝不会得到获释;而且他们早在维林诺时,以伊露维塔之命立誓,绝不放弃征伐大敌。费艾诺众子严正阻止魔苛斯的交换条件,魔苛斯怒不可遏,用一条钢箍铐住迈兹洛斯的右手手腕,并吊在桑戈洛锥姆的悬崖峭壁之上。


       与此同时,芬国昐一行刚踏入米斯林,月亮已自转环绕苍穹七次,太阳终於升起,光芒万丈地照耀大地,属於星辰的纪元至此结束。芬国昐在队伍前方扬起蓝银双色的旗帜,同时与族人一同吹响号角,诺多族就这样威风凛凛地在贝烈瑞安德的北方行走著。行在队伍后面的蒂尔费妮狄,看著旗帜在群山衬托下随风飘扬,心情不禁有点沉重。「我们现在直接去打仗了吗?」她心中很清楚芬国昐和他的所有追随者都不会原谅背叛他们的费艾诺家,所以她没去问会否与费艾诺的追随者重聚再策划之后的攻防战。芬罗德摇头,「我不清楚。但以舅父的谨慎,不会让我们陷於危险的。」蒂尔费妮狄没再多言,她神色凝重的注视著笼罩著北方的浓雾与黑云,「不知为何前方的黑暗有种熟悉的感觉,我的双眼虽能穿透黑暗,但却不能完全看清邪恶掩饰著的诸般事物。你们若真要到那堡垒前,务必小心隐藏在当中的猛烈火焰。」能洞识他人思绪的加拉德瑞尔看到了蒂尔费妮狄脑中影像,不禁眉头紧皱。


       太阳的温暖与光明,促使仍在沉睡的植物苏醒,凡是诺多族经过之地皆百花盛放,宛如迎接诺多族到来似的。蒂尔费妮狄低头看著盛开的花朵,说:「尽管同样是北方,但这里的境色却与阿拉曼完全不同。」加拉德瑞尔黯然地说:「再美的风景也不过一㊬,最终也逃不过日后铺天盖地的黑暗。」蒂尔费妮狄问:「你的意思是,贝烈瑞安德将变得和阿拉曼一样了无生气?」加拉德瑞尔无奈唉息:「可能会,亦可能不会。在这一场对抗邪恶之战中,有多少能真正预测得到?这战役的希望太小,我并不乐观。」


       而魔苛斯的爪牙见太阳出现,无不惊讶万分,炽热的光线使他们难受不已,於是立即躲藏到安格班里。芬国昐见机不可失,带领著族人畅通无阻地越过多尔戴歹洛斯重地,擂响安格班诸门。他们的号声巨大无比,连桑戈洛锥姆的高峰也为之震动。饱受折磨的迈兹洛斯听到精灵的号角声而高声大呼,可惜他的声音淹没在岩石间的号角回声中。


       蒂尔费妮狄惶恐不安地盯著眼前重门深锁的安格班,「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撤离。不单是因为恐惧,而是这附近都不见费艾诺家族踪影,未免太不寻常了。」欧洛德瑞斯则嫌恶地望著阴森的安格班,不屑地说:「这堡垒不管外表与内在都与它的主人一样恶心至极。」他的心神早已远离这里,在踏入中洲的一刻开始,他便满心焦躁,想要在这片土地觅一处可供他管治之地。对於图尔巩和芬罗德而言,因著这大敌之故,而在途中折损了无数的亲族,当中的苦涩与愤怒不是简单能言传的。而芬国昐警惕著魔苟斯的诡计,他深知即使魔苟斯的爪牙现在退入地底,要是想对他们实行突击,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芬国昐权衡轻重后带著族人退出多尔戴歹洛斯,这时山间传来流言,费艾诺众子盘据在米斯门一带地区,於是他们又浩浩荡荡地进入米斯林。听到芬国昐想去寻找费艾诺众子,蒂尔费妮狄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你们要去找费艾诺一家?他们不是背叛过你们吗?」芬罗德回答:「他们对我们不仁,我们却不能因而对他们不义。你还小,可能不太明白。」蒂尔费妮狄还想再追问,这时芬国昐派了族人过来,「我是奉芬国昐之命,将这头巾送过来给你的。请你在踏入米斯林之前披上,用它来掩盖你那光芒四射的头发。」蒂尔费妮狄呆呆地接过,满面疑惑地望向加拉德瑞尔。加拉德瑞尔微笑,「你还是戴上吧。费艾诺家族的人都带一团火,要是你引起他们的注意,可能会自此不得安宁啊。」无奈之下,蒂尔费妮狄披上头巾,心中对费艾诺众子的印象分,又扣了几分。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