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3 [4/5]

       芬国昐希望借著黯影山脉的防御庇护,让族人得以休养壮大。他很清楚单凭众号齐响,是不能撼动安格班的。他们来到希斯路姆的米斯林湖北岸扎下第一处营地,他们对费艾诺众子没好感,若不是当初费艾诺家族的背叛,他们便不用在北方险地失去诸多无辜的族人;而芬国昐更将费艾诺众子视为其父的帮凶。他们不愿意与费艾诺的族人同住一处,他们将刚扎好的营地拔走,搬到米斯林湖的南岸,利用大湖隔开了彼此。其实费艾诺家族中有些子民是很后悔当初的行为,但现在羞耻甚於勇气,他们便放弃了。


       一直跟随芬国昐步伐的蒂尔费妮狄,在到达米斯林时,远远便看到湖边有抹淡淡的金色光芒在那漆黑中闪耀。直到她随同大队离开时,她终於有机会看清楚那金光是怎麼一回事。在费艾诺众子当中,有一个身材高挑、肤色白晰、拥有一头耀眼金发的精灵站在他们之中。她疑惑地问加拉德瑞尔,「那个金发的精灵是谁?不是只有你们家才有金发的吗?」加拉德瑞尔瞥了一眼,「他是费艾诺的第三子,凯勒巩。我们诺多自古便喜欢金色,族中也不乏有族人与凡雅通婚,所以在诺多族里,金发者虽不多,但仍然存在的。你看图尔巩身边的格罗芬德尔便是其中之一。」


       蒂尔费妮狄似懂非懂地点头,眼角余光隔著头巾,再好奇地望了眼费艾诺众子,「可是不是应该有七个的吗?现在只有六个。而且有沉重的阴影笼罩著你们,比笼罩著你们的更严重。」蒂尔费妮狄和加拉德瑞尔说话期间,引起了费艾诺众子的注意。因她自身的光芒即便减弱了不少,但比起这群来自阿门洲的流亡者,仍然是强烈耀眼无比。刚才被蒂尔费妮狄点名的凯勒巩走上来,伸手探向蒂尔费妮狄,此时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急步上前,挤到凯勒巩与蒂尔费妮狄之间。凯勒巩不悦怒视他们,说:「你们这是甚麼意思?」艾格诺尔挑眉笑著回答:「能有甚麼意思?你觉得是甚麼便是甚麼吧。」凯勒巩性情上本来已是有点焦躁,在父亲去世与长兄被掳双重打击下,一直被强压的情绪,终於被堂弟这样一激更是怒不可遏。


凯勒巩与库菇芬用力推开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库菇芬栏在高大的加拉德瑞尔身前,示意这位曾两度拒绝赠发予其爸的堂妹别轻举妄动。而凯勒巩则粗鲁地将蒂尔费妮狄拉出队伍,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观察事态发展的诺多精灵当中,有一两位悄悄地跑往前头,分别向芬国昐和芬罗德汇报。两边归属不同家族的诺多精灵皆剑拔弩张,芬国德和图尔巩赶到时,凯勒巩正要扯去蒂尔费妮狄的头纱。头纱跌落的瞬间光芒并发,周围的精灵都眯起双眼,蒂尔费妮狄借此良机,挣脱了凯勒巩的束缚。她的光芒并未消退,与此同时说:「费艾诺之子凯勒巩,命令你的追随者收起利爪尖牙和放下武器。若能做到,我便原谅你的无礼。」


       蒂尔费妮狄收敛光芒,行至芬国德与图尔巩身边。这时费艾诺众子终於得见她的真容。观摩了好一会,他们以为她只是普通的一名诺多,尽管内心的一角认为并非如此。凯勒巩高傲的哼了声,带著弟弟和族人离开。临走前还不忘说多句挑衅的话,「你们要走的话,便给我滚远一点。别在这里扎我的双眼。」图尔巩他们无不怒视他,对於费艾诺众子的嚣张跋扈的性情,真是愈来愈不敢恭维。蒂尔费妮狄默不作声地望著费艾诺众子离开,对芬罗德语气深长地说:「Ate apsene(原谅他们)。他们受怒火与黑暗影响,才不了解自己的行为有多不妥。」芬罗德暗自叹息,说:「你和奈尔玟都到前面来吧。后面便交给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那我不用戴头纱了?」蒂尔费妮狄兴奋雀跃地问。「经过刚才的事,你自己决定吧。」芬罗德催促著队伍加快步伐。想要片刻安宁,还是和费艾诺众子稍微保持距离为妙。「刚才听说费艾诺的长子被大敌掳走了,我们必须小心谨慎。」芬罗德沉重地说。


诺多族因著彼此猜忌与敌视,而没适时对畏缩在暗处的魔苛斯作出清算。魔苛斯自沉思中醒来,见诺多族内閧,立即神采飞扬,仰天大笑。他令安格班制造出大量浓烟与蒸气,恶臭的烟雾自铁山脉的峰顶冒出,污染了初晨的清新空气。然后一股从东方吹来的风,将这些带著恶臭的黑雾带到米斯林。北方大地因著魔苛斯的地底熔炉而猛烈震动,并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芬国昐之子芬巩既是决心要在大战开展前,化解横隔在诺多之间的宿怨;亦因著与迈兹洛斯的友谊,而孤身出发寻找他的堂兄弟去。芬国昐在儿子离开米斯林整整一天过后才知道这事情,整个人立即被悲哀忧愁充满。他深知儿子有多英勇,但一想到芬巩孤山勇闯大敌的阵地,总少不免会忧思成疾。图尔巩一直陪伴著芬国昐,不管他怎样安慰,芬国昐依然垂头丧气。阿瑞蒂尔则反覆说著支找兄长芬巩的话,深信兄长必定能平安并顺利完成他的决意。蒂尔费妮狄纳闷地看著个性天真的阿瑞蒂尔,她来到他们当中,让图尔巩拉走阿瑞蒂尔,然后在芬国昐旁边坐下。


     「你对芬巩没信心麼?」蒂尔费妮狄凝视著北方被黑雾与乌云笼罩的安格班。「他独自深入大敌的居所,盲无目的地寻找不知被关押到哪处,又或者可能已然身死的迈兹洛斯,随时可能一去不复返,怎能叫我不担心。」芬国昐双眼黯淡无光,像是失去所有希望。「别让黑暗侵蚀你的内心,芬威之子芬国昐。光明从来不曾远离,只是阴影过浓,遮蔽了我们的双眼。在北方那邪恶之所,纵然黑暗无处不在,我仍然能望到那微不可见,名为希望的光芒。」蒂尔费妮狄轻拍芬国昐宽阔的肩膀,将自己看得见的告诉芬国昐。「你真的看到『希望』?」芬国昐仍然不敢去相信。「相信你的儿子,相信西方诸神仍然关注你们。在芬巩遇上困境之时,必有来看苍穹的帮助。你的忧愁只会令这地的阴影拉长,光明消退。你必须振作。」蒂尔费妮狄不再多说,她站起身回到芬罗德和加拉德瑞尔身边,眉头紧皱地凝视著北方。「你看得见置身於漆黑中的芬巩吗?」芬罗德问。「魔苛斯的毒雾,岂是这样容易看透?在绝境中,绝不能放弃希望。放弃希望,等同自投黑暗的罗网。Ava thorya(不要担心),仍然生机。」蒂尔费妮狄言重深长地回答。

评论(4)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