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3 [5/5]

此节的歌呢,是参考网上的不知名的诗再改编的。

(加上大梅和小熊的暧昧,呵呵呵,看上去特别有味道)
---------------------------------------
       诺多族因著彼此猜忌与敌视,而没适时对畏缩在暗处的魔苛斯作出清算。魔苛斯自沉思中醒来,见诺多族内閧,立即神采飞扬,仰天大笑。他令安格班制造出大量浓烟与蒸气,恶臭的烟雾自铁山脉的峰顶冒出,污染了初晨的清新空气。然后一股从东方吹来的风,将这些带著恶臭的黑雾带到米斯林。北方大地因著魔苛斯的地底熔炉而猛烈震动,并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芬国昐之子芬巩既是决心要在大战开展前,化解横隔在诺多之间的宿怨;亦因著与迈兹洛斯的友谊,而孤身出发寻找他的堂兄弟去。芬国昐在儿子离开米斯林整整一天过后才知道这事情,整个人立即被悲哀忧愁充满。他深知儿子有多英勇,但一想到芬巩孤山勇闯大敌的阵地,总少不免会忧思成疾。图尔巩一直陪伴著芬国昐,不管他怎样安慰,芬国昐依然垂头丧气。阿瑞蒂尔则反覆说著支找兄长芬巩的话,深信兄长必定能平安并顺利完成他的决意。蒂尔费妮狄纳闷地看著个性天真的阿瑞蒂尔,她来到他们当中,让图尔巩拉走阿瑞蒂尔,然后在芬国昐旁边坐下。


     「你对芬巩没信心麼?」蒂尔费妮狄凝视著北方被黑雾与乌云笼罩的安格班。「他独自深入大敌的居所,盲无目的地寻找不知被关押到哪处,又或者可能已然身死的迈兹洛斯,随时可能一去不复返,怎能叫我不担心。」芬国昐双眼黯淡无光,像是失去所有希望。「别让黑暗侵蚀你的内心,芬威之子芬国昐。光明从来不曾远离,只是阴影过浓,遮蔽了我们的双眼。在北方那邪恶之所,纵然黑暗无处不在,我仍然能望到那微不可见,名为希望的光芒。」蒂尔费妮狄轻拍芬国昐宽阔的肩膀,将自己看得见的告诉芬国昐。「你真的看到『希望』?」芬国昐仍然不敢去相信。「相信你的儿子,相信西方诸神仍然关注你们。在芬巩遇上困境之时,必有来看苍穹的帮助。你的忧愁只会令这地的阴影拉长,光明消退。你必须振作。」蒂尔费妮狄不再多说,她站起身回到芬罗德和加拉德瑞尔身边,眉头紧皱地凝视著北方。「你看得见置身於漆黑中的芬巩吗?」芬罗德问。「魔苛斯的毒雾,岂是这样容易看透?在绝境中,绝不能放弃希望。放弃希望,等同自投黑暗的罗网。Ava thorya(不要担心),仍然生机。」蒂尔费妮狄言重深长地回答。


       芬巩靠著魔苛斯制造的黑暗作掩护,攀到桑戈洛锥姆的山肩,悲痛绝望地看著荒芜的大地,他尝试找一条路能深入安格班的道路,可是事与愿违。他大胆地拿出竖琴唱起在维林诺与芬威众子作的歌。


       你是驰骋万里的清风
       我是奔腾不息的流水
       不论是万物苏醒的春日
       还是炎热灼人的夏天
       无论是凉爽清心的秋日
       抑或寒风凛冽的冬天
       我们都会形影相随
       你是在严冬独自盛放的梅花
       我是带来寒意的冬日瑞雪
       即使霜寒有多冰冷
       天涯海角有多遥远
       只要心怀希望
       不管有多挑战艰辛
       我们必能携手共度余下的时光

        在他唱到一半的时候,一把遥远且微弱的歌声传来,接续他的歌曲,呼唤著他。芬巩很清楚这就是他要找的,迈兹洛斯的声音。芬巩二话不说爬到吊著迈兹洛斯的悬崖脚下,他看到饱受折磨的迈兹洛斯,不禁痛心的流下泪来。陷入悲痛欲绝的迈兹洛斯恳求芬巩引弓射死他。芬巩悲恸啜泣拉起弓箭,他陷入无尽绝望时,高呼曼威之名,恳请曼威让手中的羽箭疾飞而去,并於危难之际忆起一丝对诺多的怜悯。


       在空中傲翔鸟儿,其实会将中洲的消息汇报给曼威听,而曼威亦早已安排大鹰一族,於北方的山崖筑巢而居,监视魔苛斯的一举一动。尽管诺多精灵的出走令他伤心,但他仍对这群流亡者心怀牵挂。就在芬巩拉弓之时,众鹰之王梭隆多自空中降下,拦在他的面前。它载著芬巩飞到吊著迈兹洛斯的峭壁面前,想要砍断缠著迈兹洛斯的铁箍,可是那铁箍是由安格班所打造的,一切外力对它没任何影响。迈兹洛斯绝望地请芬巩杀了他,但芬巩没有如他所愿,反而自手腕位置砍断他的手,紧抱虚弱不已的迈兹洛斯,在梭隆多的帮助下回到米斯林。


       在接近米斯林边界时,梭隆多高声鸣叫,身在米斯林的诺多精灵无不被吸引,往苍穹上那巨大身影望去。蒂尔费妮狄望了眼,眉飞眼笑地对芬国昐说:「我们要准备一场欢迎的宴会,好好迎接他们平安回来。」「请告诉我,我真的没看错,我儿子真的平安回来了?」芬国昐对独闯安格班的儿子能平安回来,确是有点难以置信。「你还不相信吗?如我所说,阿尔达之王曼威并未舍弃你们。你看,那只听从曼威之命的众鹰之王梭隆多,不是正在带你儿子回到你身边吗?」蒂尔费妮狄挑眉,似笑非笑地说,「而且我有预感,你还会从中得到一样你曾经渴望过的东西。」


       生命之火在迈兹洛斯体内烧得旺盛,很快他便痊愈了。这种力量在成长於维林诺的精灵体内,那是来自古老世界的力量。迈兹洛斯自此后,致力於左手用剑,而芬巩因这项功积而赢得了极大的名望,整个诺多族都称赞他。但真正缓和两个家族的主因,非不只因这原因。迈兹洛斯不理会弟弟的反对声,向芬国昐家族为阿拉曼的背叛致歉外,还将诺多族至高王的王权拱手相让给芬国昐。自此费艾诺家族被称为「被褫夺者」,应了曼督斯的预言,不但失去了精灵宝钻,连诺多族的至高王权也旁落到芬国昐家族手上。诺多族统一后,在多尔戴洛斯的边界设下岗哨,将安格班从西、南、东三方包围起来。并且派出了使节去贝烈瑞安德各处结交不同的住民。

评论
热度(2)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