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6 [1/3]

这節的歌出自《The Arrow and the Song》 by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

       瑟兰迪尔仰首观望著嘉兰芬宁妮,从她的表情他已知道,她的心神又往环带以外的诺多精灵飞去,不在他身上。他不愉的皱眉头,握住嘉兰芬宁妮冰冷的手,说:「就算你为北面的那些诺多族担心,你也帮不上忙。我们回家吧。」瑟兰迪尔的话无疑如利箭射中她的心房,她的脸色倏然惨白,泪水涌向眼眶,她抽抽鼻子蹲下身,说:「今天你能自己先回去吗?」「你现在这模样,待会寻不到路回家,我父亲会很困扰。为了我父亲,我必须跟著你。你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看你的。」瑟兰迪尔紧握嘉兰芬宁妮的手倔强的别过面说。嘉兰芬宁妮明白这是瑟兰迪尔在关心自己,笑说:「那你陪我去林中走走吧。我现在心绪不灵,暂时不想回去。」


       嘉兰芬宁妮牵著瑟兰迪尔的手,一路沉默地行著。受美丽安环带保护的多瑞亚斯森林,仍然四季如画没有半点受邪恶侵蚀的迹象,但这番情景却令嘉兰芬宁妮的心情更加凝重。她停下脚步,朝北方颂唱,为她远在北面战斗的好友送上祝福。


       我向天空射出一支箭,
       它飞落在不知何处的地面;
       它飞驰得如此迅速,
       没有视线能够跟随它的脚步。
       我向天空轻唱一首歌,
       它消逝在不知何处的角落;
       谁的目光能够如此锐利,
       可以追随歌声的旋律。
很久很久以后,在一棵橡树上,
       我发现那支箭依然完好如初;
       而那首歌自始至终,
       都深深印在一位朋友的心中。


       瑟兰迪尔在旁边默不作声地听著,双眼从未离开过嘉兰芬宁妮。或许只有嘉兰芬宁妮不了解自身的美好,潜藏在她体内的精灵宝钻光芒,是精灵眼中能成瘾的甘甜蜜糖。昔日在阿拉曼诺多精灵对她心生好感,今天年幼的瑟兰迪尔也不例外,而且里面的心思更有一点点不同。然而这一切,嘉兰芬宁妮一直未有察觉。


       这场战役精灵尽管获得胜利,但也在他们心中响起了警号,他们注意到联盟必须更加紧密加强,并重新整顿了监视,确立了长达四百年的「安格班合围」。在这段合围时间里,战事从未真正止息,因为魔苛斯不时便会试探对手。安格班亦从未真正完全被包围,因为被冰雪覆盖的桑戈洛锥姆群峰防其两侧,诺多精灵无法通过,魔苛斯在背后和北方都不存在敌人。他的爪牙会寻找偏僻曲折的路径进入贝烈瑞安德。他们听从魔苛斯的吩咐,在贝烈瑞安德活捉精灵回安格班,这些精灵无时无刻都对他满怀恐惧,不论到了何处都按他的意愿行事。魔苛斯从这些精灵口中得到许多精灵的情报,并在精灵族群中散播了纷争的种子。


       在荣耀之战的约莫一百年后,魔苛斯决定向芬国昐发动奇袭。他派出一支奥克军队进入北方,借著浓厚的雾气,往西后再转南,沿著海岸到达专吉斯特狭湾,如同昔中芬国昐和追随者进入贝烈瑞安德的路线一样。在奥克非常接近希斯路姆时,他们被精灵发现了。芬国昐之子芬巩和精灵从狭湾的尖端山岭往下冲,将他们赶下海。魔苛斯听到失败的战果,再度沉寂下来,不再明目张胆发动攻击,因为他知道若没有新的外援,奥克无法战胜诺多精灵,他的心里有了新的盘算。


       一百年的时光,对精灵而言不过是流光瞬息的短暂时间,但却足以让一名精灵从小孩子长大成人,变为一位身心完全成熟的成年精灵。欧罗费尔之子瑟兰迪尔,已然由一个少有才华的孩子长成一个美如冠玉的风度翩翩的须眉男子。他的头发的金色光泽随著年纪渐长,也愈趋亮丽。在多瑞亚斯中,拥有金发者,除了他,就只有加拉德瑞尔和嘉兰芬宁妮。他的金发在辛达精灵中,受到不少青睐,为他的金发著迷者不乏少数。所以一直为瑟兰迪尔束发的嘉兰芬宁妮也忍不住笑话他,「你现在可是愈来愈受欢迎了,走到哪里都听到你的名字。」瑟兰迪尔隔著玻璃,看著嘉兰芬宁妮一边专心为他编织头发,一边戏谑的取笑他。他的嘴角微微向上弯,然后又收敛起来,面向镜中两人的倒影说:「难不成你妒忌了?」


       嘉兰芬宁妮眉笑颜开地回望镜中人,轻轻拉扯刚为瑟兰迪尔的辫子,瑟兰迪尔仰头吃痛皱眉。嘉兰芬宁妮俯视瑟兰迪尔,并瞬手指轻弹他的额,「现在你愈来愈胆大了,连我都敢调戏了。看来你是结识到坏朋友学坏了。想必要和你父亲说一声呢。」瑟兰迪尔挑眉嗤笑,「我已成年,他不能再管束我,你和他说也没用。」嘉兰芬宁妮望著瑟兰迪尔炯炯有神的双眼,总觉得他望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她不了解这种感受,决定避开他的视线,说:「既然你成年了,以后就自己整理仪容,我不再帮你了。」嘉兰芬宁妮正要将双手从瑟兰迪尔头上抽离,却猛地被瑟兰迪尔紧抓不放,并将她往下拉。两人的鼻尖相碰,感受到彼此的吐息,她瞪大双眼,紧张地望著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目光灼灼地凝视嘉兰芬宁妮粉色的嘴唇,嘉兰芬宁妮感受到他热炽的视线,双靥渐红,她挣扎想要站起来。瑟兰迪尔侧头,嘴唇贴上嘉兰芬宁妮的耳朵,用充满磁性的声线说:「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帮我挽发,不存在拒绝的可能性。」他的吐息袭向嘉兰芬宁妮的耳朵,她的双耳腾的变得通红。瑟兰迪尔松开手,她立即站起身捂著通红的耳朵往外逃走了。而瑟兰迪尔则伸手抚上唇瓣,笑得一脸灿烂的望著嘉兰芬宁妮渐远的背影。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