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6 [2/3]

       嘉兰芬宁妮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去寻找加拉德瑞尔,瑟兰迪尔的怪异行为只有她才能解惑。正在和凯勒博德聊天的加拉德瑞尔,惊讶地望著怛然失色的嘉兰芬宁妮,问:「发生甚麼事使你如此惊恐?」嘉兰芬宁妮不停喘气,而且她亦不知应当怎麼开口说出来,只能在加拉德瑞尔面前结结巴巴口齿不清了。「你先冷静。在脑海将事情整理好。」嘉兰芬宁妮听从加拉德瑞尔的话,闭上双眼再次回想刚才的意外。而加拉德瑞尔则利用她的天赋,得悉所有的前因后果了。


       加拉德瑞尔笑说:「我已知道发生甚麼事了,而你是因为他不像从前一样对待你而感到奇怪,对不对?」嘉兰芬宁妮点头,说:「从前的他不会这麼奇怪的,随著他年纪渐长,到成年后,我便觉得他望我的眼神愈来愈怪异⋯⋯他的眼神像是充满灼人的火焰,想要将我吞噬似的。我不懂为何他要这样望我。」加拉德瑞尔和凯勒博德相视而笑,加拉德瑞尔轻拍嘉兰芬宁妮的背脊,问:「他这样望你,你觉得厌恶讨厌了?」嘉兰芬宁妮摇头,「没有。」她将手放到心脏的位置,「但这里的感觉总是很怪,令我很不舒服。」「只因你从未经历过这种情感,所以才会不适应而已。你认为他为何这样望你?」加拉德瑞尔轻声安抚。「我不知道。但他比以前对我还要亲近,我觉得很开心。」嘉兰芬宁妮噘著嘴回答。加拉德瑞尔握住嘉兰芬宁妮的手,说:「欧罗费尔之子有参加今天举办的殿前竞技吧?我们到那边的场地观摩一下吧。或许你会有新发现也说不定。」加拉德瑞尔另有深意地笑著,在凯勒博德的陪同下,往正在举行比试的场所行去。


        这场殿前竞技每五十年便会举行一次,为的是让居於多瑞亚斯的精灵借此机会锻练身手,娱乐性为主,但亦是想在这短暂的和平日子里提醒精灵保持警惕。在这竞技里获胜的首三名,更能去多瑞亚斯的巡逻部队里担任要职。对於某些喜欢舞刀弄剑且想在战时首刃敌人的精灵而言,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於是每次举办的时候,都热闹非凡。


       当嘉兰芬宁妮到达比试场地时,刚好正值瑟兰迪尔和现役巡逻队成员艾威较量。一身银色的瑟兰迪尔双手各执一把长剑,正在防御一身墨绿色的艾威的猛烈攻击。艾威快速挥动手中的长剑,连环不断地往瑟兰迪尔刺去。瑟兰迪尔举起长剑抵挡,并往后退避其锋芒。艾威见瑟兰迪尔只守备而不攻击,哈哈大笑,说:「你只守不攻有甚麼意思?你既然无心比试,我便在此送你一程,让你能退出比试好了。」话毕,艾威的攻势更趋猛烈。先是从正面往瑟兰迪尔的眉心刺去,然后再先后瞄准瑟兰迪尔的腰和手腕划去,但他的攻势都被瑟兰迪尔一一挡下了。


       艾威怒不可遏,发狠往瑟兰迪尔一刺,瑟兰迪尔侧身避开,艾威的剑卡在地面的石隙间,一时之间拔不出剑。瑟兰迪尔朝他狡黠一笑,挥动手上的两把长剑往艾威斩去。艾威咬牙用蛮力拔出卡在石隙的剑,堪堪挡住了瑟兰迪尔的攻击。瑟兰迪尔轻哼一声,继续来回挥动他两把剑往艾威方向刺去。艾威狼狈地在地上打滚,然后举脚往瑟兰迪尔跨下踢去。瑟兰迪尔往后一退,艾威立即跳起身,挥剑作出反击。


       艾威的剑差几分便伤到瑟兰迪尔的眼角,瑟兰迪尔还以同样颜色往艾威的眼刺去。他们两个不分上下的凌厉攻势,持续比拼著。周围围观的精灵无不看得兴奋无比,都在各自叫嚣,为自己支持的对方打气。唯独嘉兰芬宁妮在刚才那一幕冲到最前的观众席,惊呼瑟兰迪尔的名字。瑟兰迪尔亦因为嘉兰芬宁妮的呼唤而分神,额角被艾威的剑伤倒了,鲜血自额角流下,划过眼眶,流至下颚。嘉兰芬宁妮拔腿就跑,想要冲到瑟兰迪尔身边,查看他的伤势,却被不知甚麼时候站到她身边的欧罗费尔拉住了。「欧罗费尔⋯⋯」嘉兰芬宁妮不解地的皱眉。「比试还未结束。」欧罗费尔神性专注地望著儿子。


       瑟兰迪尔瞥了眼欧罗费尔和嘉兰芬宁妮,拭去遮挡视线的血液,重新架好阵势,往艾威再次发动攻势。瑟兰迪尔的攻击比之前更凌厉,艾威也不甘示弱,两个都化身成凶猛的野兽般在比拼,直到双方都伤痕累累,瑟兰迪尔举剑直刺倒地的艾威的面门之际,裁判终於宣布瑟兰迪尔胜出,结束比试。嘉兰芬宁妮挣开欧罗费尔的手,扑向负伤的瑟兰迪尔,慌张地查看他身上的伤势,说:「你全身都是伤,必须赶紧治疗!你忍著,很快会没事。」瑟兰迪尔捉住嘉兰芬宁妮的手,「冷静,不是严重的伤,不用紧张。」「怎能不紧张!你都流了这麼多血了!」嘉兰芬宁妮大声反驳,扶起瑟兰迪尔离开比试场地,为他进行治疗。


       而在边上一直观察著情况的加拉德瑞尔和凯勒博德微笑离开了。欧罗费尔没有跟随嘉兰芬宁妮去照顾瑟兰迪尔,他接过瑟兰迪尔刚才比武用的剑后,仔细端详一番,然后带著它们往工作室走去。而另一边的嘉兰芬宁妮将瑟兰迪尔安置好,准备了载满一盆温水和拿著几条乾净的毛巾后,便帮瑟兰迪尔除去身上染血破烂的衣物。


       瑟兰迪尔精壮宽阔的身体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有的仍然在流血。嘉兰芬宁妮倒抽一口气,立即沾湿毛巾轻柔地为瑟兰迪尔擦拭伤口。看著洁白的毛巾染上斑斑血迹,嘉兰芬宁妮忍不住啜泣哽咽,说:「你这麼拼命做甚麼!现在弄到自己全身都是伤了!」瑟兰迪尔眼中带著笑意,悦目娱心地望著嘉兰芬宁妮照顾自己。在他的角度看来,平日高洁冷静的嘉兰芬宁妮已然沉如落雁,尽管在多瑞亚斯中,在其他精灵眼中比不上国王辛葛之女露西恩,但他却觉得嘉兰芬宁妮比露西恩拥有一种妙不可言的丰姿绰约的美态。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