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7 [1/5]

       在离开前,加拉德瑞尔对站在门外,准备入内的瑟兰迪尔说:「欧罗费尔之子瑟兰迪尔,我能放心将此刻的嘉兰芬宁妮托付给你照顾麼?」瑟兰迪尔视线笔直地与加拉德瑞尔对望,眼神无愄亦无惧,说:「比起她,你还是担心自己往北地前行中,所隐藏的各种危机吧。她,不用你说,我一直都在照顾著。」说完,向凯勒博恩鞠躬致意后,往嘉兰芬宁妮的所在走去。加拉德瑞尔对瑟兰迪尔的高傲态度不以为意,见证了漫长岁月的她,不会因著这等小事而动怒。更何况她的天赋看透了瑟兰迪尔的心思,见他是出自真心关心嘉兰芬宁妮,她不会与他计较。


       嘉兰芬宁妮坐在雕花窗边的长椅上,俯伏在窗棂上泪流不已。尽管消息说安格罗德和艾格诺斯没受重伤,但她不安的阴影仍然笼罩心头挥之不去。瑟兰迪尔在她身侧坐下,伸手轻抚嘉兰芬宁妮的肩膀,说:「别哭了。」嘉兰芬宁妮没有理睬瑟兰迪尔,眼泪仍然源源不绝的流出来。瑟兰迪尔无奈叹气,说:「你就这麼在意他们的生死,以至於无视我的受伤了?」「你说甚麼?」嘉兰芬宁妮双眼闪著泪光,宛如苍穹上的繁星闪烁,瑟兰迪尔一刹那间不禁为之失神。当嘉兰芬宁妮扑向他,握起他包扎了绷带的左手时,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你的手怎麼受伤了?伤得重不重?给我看看。」嘉兰芬宁妮焦虑不已地拆除他左手的绷带,看到红血的伤口时,惊呼一声:「怎麼会伤得如此重的?你不是只去巡逻队陪练吗?你都做了些甚麼了?」嘉兰芬宁妮不等瑟兰迪尔回答,便为他进行治疗了。


       瑟兰迪尔闭眼将头阁在嘉兰芬宁妮的肩膀上,享受著嘉兰芬宁妮的照料。但嘉兰芬宁妮却以为他有更大的不适,连忙抱紧他问:「你没事吗?是不是头晕了?」「嗯——」瑟兰迪尔长长的叹气,伸出双手环上嘉兰芬宁妮的纤腰,鼻息间呼吸著嘉兰芬宁妮的芳香。嘉兰芬宁妮听到他的回答,想要让他平躺下来,但瑟兰迪尔却牢牢地搂住她,不愿移动半分。「你先躺下,好不好?」嘉兰芬宁妮侧头问话时,吐息袭向瑟兰迪尔的耳廓,惹得瑟兰迪尔内心痒痒的。「不好。」瑟兰迪尔带著笑意回答,「你这样保持不动,我就会好过来。」嘉兰芬宁妮本来还想再说些甚麼,但见瑟兰迪尔愈趋平级的呼吸声,猜想他是睡著了,便任由他搂著自己了。瑟兰迪尔耳边听到嘉兰芬宁妮的轻叹,暗自微笑。


       如前面所述,图尔巩在维拉乌欧牟的指引下,在西瑞安河上游以东,发现了隐蔽的山谷图姆拉登。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座坚硬高耸的石山,他知道自己找到了心仪的土地了,决定在这里建一座美丽的城池,纪念阿门洲图娜山上的提力安城。他回到奈芙拉斯特,召集了麾下最坚毅与技艺高超的子民,秘密带领他们到隐蔽山谷。他们在四周布下哨岗,以防外人发现他们这里的工程。与此同时,乌欧牟的力量奔流在西瑞安河之中,密密保护著他们。如此经过了五十二年,这座美丽极致的城池终於落成了。


       图尔巩将这座城池以维林诺的精灵语命名为「水乐之岩」昂多林迪;辛达语中被改成「隐匿之岩」刚多林。在图尔巩著手带领子民迁离奈芙拉斯特时,乌欧牟再度现身,并向图尔巩作出警告:「切勿太爱汝心所成之物,汝手所造之工。切记,诺多族的真正希望乃在西方,来自大海彼岸。」随后亦提醒他诺多的诅咒最终亦会找上他,而这当中的背叛不义将出自萧墙之内,他所建的城池会陷於火焚之灾。但在此劫难临近之前,将有一人从奈芙拉斯特前去通知他,而精灵与人类亦会通过此你而得到希望。为了图尔巩将来能认出那位未知的人物,乌欧牟让图尔巩留下盔甲与宝剑於奈芙拉斯特。


       图尔巩遗送自己全部的子民,除了居住於奈芙拉斯特的辛达精灵,还包括了昔日芬国昐追随者的三分之一。「你们路途上预必小心谨慎,紧密跟随带领者。我们必须没人知晓的情况下进入那隐蔽之地。」图尔巩对他的子民作出警示,他不忘乌欧牟对他说的话。於是他们分批秘密起程,在埃瑞德威斯林的阴影下,他们未受察觉来到刚多林。图尔巩的子民无不惊讶眼前所见的秘境,他们对这新的住处,感到欣喜若狂。直到所有子民都离开奈芙拉斯特后,图尔巩带著他的妹妹白公主阿瑞蒂尔和女儿伊缀尔悄然穿过山岭,通过了群山中的重重大门,和族人一起自此隐匿在刚多林之中。


       白公主阿瑞蒂尔对迁居之事没异议,更因她以为因会迁移得更接近东边费艾诺众子的领地而高兴。她和费艾诺众子在阿门洲的时候,已然有深交,对费艾诺众子的感情甚笃。「兄长,这次迁居以后,能更容易探望凯勒巩他们吗?」白公主阿瑞蒂尔问。图尔巩没有回答,只催促她加紧步伐,并在沿路轻声细语,别让别人发现。「父亲,为何我们要如此隐密行动?」图尔巩之女伊缀尔不明白,为何迁居要如此见不得光。「众水之神乌欧牟警示过我,我们将在那片昂多林迪隐匿起来,我们将成为对抗大敌最后的阵地。因此,我们预须谨慎行事,以防被大敌的爪牙发现,同时也得预防被亲族发现我们的行距。」图尔巩严肃地回答。「为何我们要提防亲族?我们不是同仇敌忾的吗?难道他们会为了大敌的奖赏而出卖我们?」伊缀尔反问。「我相信他们不会,但同时也不肯定在我们当中可有潜伏的细作。这样做不过是为防有任何风声流入大敌耳中的安全措施。」图尔巩回答后,不再多说,带著家人在阴影中赶路进入刚多林。此后多年,除了胡林与胡奥两兄弟,没有任何人进去。而图尔巩的军队亦是直到三百五十年后的「哀悼之年」才重新展现於人前。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