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7 [2/5]

      在刚多林的长久和平日子,他们暂时避开了大敌的威胁与监视,因而兴盛地繁衍起来。他们亦运用自身的才能不停劳作,使坐落於阿蒙格瓦瑞斯山上的刚多林城堪与阿门洲的提力安城媲美。它城墙高耸如山、墙壁宛如白雪皑皑、阶梯平整洁净。当中犹以王之塔最为高耸坚固,喷池中晶莹泉水喷溅不息。在王座之中,图尔巩更以金银仿造了古时的双圣树,竖立在王座中央。它们分别是金子制的格林加尔和银子造的贝尔希尔。在日照与月色照耀之下,这两颗仿造的双圣树在王庭中央闪闪生辉,它们的光芒与星光点缀在喷泉之中,使喷泉宛如星海一样。但刚多林诸般美丽的风景都比不上图尔巩之女伊缀尔。她被称为「银足」凯勒布琳达尔,她一头金发虽不及加拉德瑞尔罗织了双圣树光芒,但却如同阿门洲被米尔寂摧毁的金圣树劳瑞林。


       在图尔巩的刚多林城与芬罗德的纳国斯隆德建成的同时,加拉德瑞尔正定居於多瑞亚斯。彼时王后美丽安时常和加拉德瑞尔讨论维林诺与古时黑暗来临前的福乐,但每当谈及双圣树死亡的黑暗时刻,加拉德瑞尔便会三缄其口,不愿多言。美丽安内心受阴影笼罩,她感知到有悲伤忧患环绕诺多挥之不去,但以她之力无法探知这一切不幸,但遮蔽阿门洲全境的黑暗与在贝烈瑞安德漫延的邪恶,她还是有所了解的。


       加拉德瑞尔仍然不愿多说,美丽安注视她的双眼,彷佛要看穿她的思想。美丽安向加拉德瑞尔表明自己不相信诺多族是维拉派来拯救中洲的使者,因为诺多族从未为他们捎来任何来自西方的消息。从诺多族到达贝烈瑞安德至今,她仍然未能看到一丝光明。美丽安对诺多族离开阿门洲的理由,和蛰伏在费艾诺众子身上的邪恶最为疑虑与质疑,她向加拉德瑞尔点出她的理解。「到底是甚麼原因令你们被驱逐出阿门洲?费艾诺众子身上所蛰伏的邪恶又是怎样一回事?」


       这次加拉德瑞尔终於愿意向美丽安透露一部分原因。加拉德瑞尔神色黯然地说:「我们并非被驱逐,而是违背维拉之意自愿离开的。我们不顾维拉反对,冒著奇险而来,为的都是要和魔苟斯报仇,并收复他从我们手中偷走之物。」加拉德瑞尔将精到灵宝钻与芬威之死告诉了美丽安。但其余关於费艾诺誓言、亲族残杀、洛斯加的焚船事件、以及嘉兰芬宁妮的出身都一字不提。


    「你对我虽然说了很多,然而我察觉到在这其中所隐藏著的,不止这麼少。从提力安出发开始,你便含糊其辞,试图隐藏在当中的邪恶。但你不愿说,我亦不逼迫你。时间将是证明一切的良药,我将会把今天听说的事告诉辛葛,他有权了解,亦会以此事作为对待你们态度的参考。」美丽安无奈叹息,不再和加拉德瑞尔谈及此事。


      诚如她所言,她将一切都告诉了辛葛,并向他道出自己对未来不安的预感:「阿门洲的光明与阿尔达的命运,如今封存在已逝的费艾诺这些造物之中。我预言这三颗宝钻不能依靠任何埃尔达的力量寻回,在从魔苟斯手中夺回之前,世界将在即将来临的多次战争中支离破碎。它们已然害死了费艾诺,以现在的情况推测,未来还会有更多人因此而死。你的朋友芬威便是首当其冲的一位,在魔苟斯逃到中洲前,便杀害了他。」


       辛葛闻言沉默良久,内心因著美丽安的话充满不安,「现在我终於明了诺多族为何离开西方而来,但因著他们为了复仇与讨债而来,他们必定不会与魔苟斯同流合污,将是我们对抗大敌的重要盟友。须知维拉总要到千钧一发之际,不到面临最差结果前,都会放任事态自然发展。对此,於我们极是不利。」


       美丽安对诺多族仍然存在某种不安,於是她再三向辛葛警示道:「你务必小心费艾诺众子!我察觉到他们曾在阿门洲犯下恶行,当中甚至是对他们的亲族的。」辛葛不以为意回答:「这与我何干?费艾诺的名字我听过传闻,确实是非同凡响。至於他的儿子,虽未曾从他们身上听取任何可喜的消息,但事实证明他们是大敌的死敌。」美丽安见辛葛仍然对自己的想法坚定不移,只得无奈说:「他们的剑与谋算都是双刃。」然后二人再无谈及此事。


       在瑟兰迪尔年约七岁之时,魔苟斯利用辛达族的天真,在贝烈瑞安德将经过恶意歪曲,关於诺多族在阿门洲的秘闻蜚语流传开来。彼时辛达族对魔苟斯尚不了解,也毫无警惕之心,他们轻易地听信了这些传言。当造船者奇尔丹听到传闻,亦不禁心生疑虑,幸而他的智慧使他看到传闻背后的居心叵测。他认为这些传闻皆来自诺多王族之间的不和,於是派出信使,将自己所知之事都告诉了辛葛。


       彼时芬罗德与弟弟正因探望妹妹加拉德瑞尔而光临多瑞亚斯,此时的辛葛已然知道了诺多族过去在阿门洲犯过的罪行。辛葛愤怒对芬罗德责骂,芬罗德不解。辛葛怒道:「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埃雅玟之子。残杀过母系的亲族后,双手沾满鲜血的到来,然后还理所然的到亲族家中做客,一句解释与原谅也不说,你真的很有胆识!」


       芬罗德闻言纠结苦恼,他一言不发,因他若为自己辩护,便要在辛葛面前,指控其他诺多王族。但他的弟弟受到此番委屈,脑中又浮现费艾诺之子卡兰希尔谩骂他的话,他大声向辛葛澄清:「我们来此,双手绝无沾染鲜血。我们清清白白,唯一的错便是听信了费艾诺那番言辞。尽管我们曾经犯错,但亦很快清醒过来。我们前来的路途中,非但没有犯下罪行,反而蒙受极大的委屈,如今我们却被安上出卖诺多族的罪名。请你明白,正因为忠诚我们才选择在你面前保持缄默,但没想到换来你的怒火。我们不应背负这番罪名,而你亦在权知道真相。」於是安格罗德将澳阔泷迪港的亲族残杀、曼督斯的判决与洛斯加的焚船事件一一道出,并恨批费艾诺众子的行为。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