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7 [3/5]

此節的歌出自Alfred, Lord Tennyson《Crossing the Bar》,中文版:豐華瞻譯。

-----------------

       了解事情真相的辛葛沉默良久,还是决定让他们自行离开多瑞亚斯,但仍然允许菲纳芬之子再次进入多瑞亚斯。「你们是我的亲人,卷入未曾插手的恶行之中,因此我不会为此而将你们拒诸门外。我亦会与芬国昐和他的追随者保持友好,因他们已为犯下的过错付出沉重代价。我们亦将会永远憎恨造成这一切悲伤的大敌。但我不愿再听到残杀我亲族者所用的语言!只要我权力尚在,我的王国绝不准许公开使用那种语言!所有辛达族都必须听我命令,不准说诺多语外,即便是听了也不准回应。若有使用诺多语的,都将视作叛徒,杀亲宿的一份子!」


       芬罗德与弟弟沉重地离开了多瑞亚斯,他们亦明白到曼督斯的预言一直没离开过他们,他们谁也逃出这厄运的连锁。辛达族听从辛葛的命令,贝烈瑞安德全境都排斥起诺多语,凡是口说诺多语者,辛达族都避之侧吉。诺多王族为了减少与辛葛之间的矛盾,日常生活中也彻底改为使用辛达语,但诺多语还是被保留下来,不过只在王室内部使用。


       当辛葛的命令在多瑞亚斯传开时,正在陪同加拉德瑞尔的嘉兰芬宁妮感到一脸震惊,唯独深知事实的加拉德瑞尔一脸黯然。关於诺多族在阿门洲做过的恶行,嘉兰芬宁妮自然是知道,但她没想过这隐秘之事竟会传至整个贝烈瑞安德人人皆知。她为菲纳芬的一家蒙冤感到难过,而身在多瑞亚斯的加拉德瑞尔更令她忧虑。作为存在於多瑞亚斯的诺多精灵,她唯恐加拉德瑞尔会受到不明事实的精灵排斥。


     「昔日费艾诺一行人的恶行已被揭开,尽管辛葛明白事理,将你们从诸般恶行之中分离出来,但我仍担心会有辛达听信那些隐藏歹毒的流言,而对你们不利。」嘉兰芬宁妮轻握加拉德瑞尔之手,表达她的不安。加拉德瑞尔摇头说:「尽管辛达精灵之前因未曾深受大敌伤害而轻信了传言,但他们当中仍不乏有智慧之士,能看出当中的诡诈。多瑞亚斯的亲族不会因此而疏远我们,因我们现在都有著共同的敌人。」嘉兰芬宁妮望向一直默不作声的凯勒博恩寻求确认。凯勒博恩颔首,说:「我们很清楚残杀我们亲族的是谁,真正的主谋者又是何人。无辜被卷入事件的你们,我们不会怪罪,你便放心吧。」嘉兰芬宁妮不再多说,留下他们夫妇独处独自离开,这个时候,她需要静思细想。


       另一头的欧罗费尔和伊芙尼尔亦正为此事而陷入沉默。虚弱的伊芙尼尔面色苍白说:「请你相信我,如同安格罗德大人所言,作为菲纳芬家族的追随者,我并没有伤害过你的亲族。请你原谅我不曾向你道出这些令人痛心疾首的往事。」欧罗费尔轻叹,拥抱著伊芙尼尔说:「我相信你,伊芙尼尔。不论你的亲族有多罪大恶极,也与你无关,这一点我很清楚。我不会被那流言埋藏著的邪恶蒙闭双眼,即便是我的亲族亦一样。你就安心养病,专心和我以及我们的儿子瑟兰迪尔共享天伦之乐便足够了。你拥有我们的爱。」年幼的瑟兰迪尔在伊芙尼尔脸颊轻吻一下后,便悄然离开,不打扰父母的共处。他清楚知道母亲的健康状况愈趋变差,若尚有存世之时间,他希望让父母能尽可能独处。能彼此相伴相依之人,不是孩子,而是伴侣。


       瑟兰迪尔来到嘉兰芬宁妮的房前,撩起象牙白色的锦缎,进入房中寻找嘉兰芬宁妮的身影。流言传入多瑞亚斯那一刻开始,他便发现嘉兰芬宁妮一直心绪不灵,眼中充满忧思。他很清楚她在为那些诺多精灵感到悲伤与难过,因为她与他们昔日在北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穿过布置了百鸟飞翔锦缎装饰的偏厅,发现嘉兰芬宁妮正一脸愁容侧躺在床上。他板著脸说:「你又在为那些诺多犯愁了,即使你在烦躁不安,又有甚麼用?」嘉兰芬宁妮不愿多作解释,她亦认为年少的瑟兰迪尔不会明白她的想法,於是她让瑟兰迪尔离开,想要独处一下。但瑟兰迪尔没有理会,迳自爬上嘉兰芬宁妮的床,侧躺在她身旁。「你怎麼上来了?」嘉兰芬宁妮轻抚瑟兰迪尔的金发问。瑟兰迪尔轻哼,耳廓潮红说:「要是任你犯愁,定会让我母亲担心。我就是为防这情况发生才陪你的。」嘉兰芬宁妮浅笑,将瑟兰迪尔拉近自己抱紧,说:「那你便安静地陪我一阵子吧。」瑟兰迪尔轻哼一声,靠在嘉兰芬宁妮的颈窝上,把玩著嘉兰芬宁妮的金发。嘉兰芬宁妮轻声吟唱:


       天已幕,星已升,
       呼唤我之声可闻。
       我将出发入海,
       但愿沙洲寂寂,没有呻吟
       愿潮水涨满,
       轻轻流动,泡沫不扬。
       本来从域外来的水,
       将静静回到家乡。
       黄昏到,晚钟响,
       快要进入黑暗之乡!
       但愿我出发时,
       没有告别的悲伤。
       潮水会送我到远处,
       超出时间和空间的边境。
       但我渡过沙洲后,
       就会见到我的领路人。


     「你想回维林诺?」瑟兰迪尔心头一紧,紧执嘉兰芬宁妮的金发。嘉兰芬宁妮莞尔一笑,回答:「你说『回』?你说错了。我不曾到过那蒙福之地维林诺。」嘉兰芬宁妮的回答令瑟兰迪尔陷入疑惑,她不是从阿门洲的精灵的话,又会是从哪里来的呢?但她分明是跟随诺多精灵而来的。「你给我说清楚,你不是来自维林诺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也答不到你,因自我有记忆起,我便身在极北之地阿拉曼。」嘉兰芬宁妮面带落寞黯然地回答。瑟兰迪尔将这疑云埋藏心里,他将用他的方法去查明真相。「不论你来自何方,并不影响我们对你的感情,你就放心好了。」瑟兰迪尔握著嘉兰芬宁妮的手安慰她。嘉兰芬宁妮轻吻瑟兰迪尔的额头,不再说话。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