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8 [1/5]

     埃欧尔跟踪阿瑞蒂尔,找到了干河和密道,他无声无息地潜入时,遇到了守卫,并被捉带问话。当守卫听到他说自己是阿瑞蒂尔丈夫时,惊讶万分,立即派遣信使报告图尔巩。阿瑞蒂尔闻言惊叹,说:「他说的都是真的。他是埃欧尔,我是他妻子,他是我儿子的父亲。若王准许,不要杀他,将他带到王前裁决。」

 

       埃欧尔被带到图尔巩的大殿,高傲且愠怒地站在王座前。尽管他对眼前的一切惊讶万分,但内心对诺多族的愤恨与痛恨愈趋高涨。图尔巩以礼相待,并让他在刚多林住下。因为他曾定下律法,任何发现进城之路者都不得离开。但埃欧尔拒绝,并说:「我不承认你的律法,无论你和你的族人都无权在这片土地占地为王。这里是泰勒瑞族的土地,你们却给他带来战争和无边的纷扰。我不在乎你的秘密,也不是来刺探你的消息,我只是来取回属于我的妻子和儿子。不过你要是说你有权留下阿瑞蒂尔,那就让她留下吧。但迈格林必须跟我走!你不能从我身边夺走我儿子。」埃欧尔命令迈格林跟他离开,但迈格林没有回应。

 

       图尔巩见状回到王座,手执判决的令牌,严厉地说:「黑暗精灵,我不与你争辩。守护你那不见天日的森林,是我们诺多的剑。你能在荒野自由游荡,因我们所赐。若非我们诺多族,你早已成为安格班的阶下囚,终日受折磨当苦工。我乃此地之王,不论你同意与否,我的判决便是律法。你只有两种选择,住在这里,或者死在这里。」

 

       埃欧尔直视图尔巩,不动也不语,大殿一片死寂。阿瑞蒂尔心知他是一个可怕的人,不禁害怕起来。就在这时,埃欧尔迅速如蛇地抽出藏在斗蓬下的短标枪,掷向迈格林,说:「我选后者,我儿子也是!」阿瑞蒂尔跑向迈格林,挡下了标枪,它刺入她的肩膀。埃欧尔被众人制服捆绑起来,而迈格林对眼前的一切默不作声。

 

       埃欧尔被定于翌日带到王前受审,而阿瑞蒂尔和伊缀尔则说服图尔巩法外施恩。可惜到了傍晚,阿瑞蒂尔的伤势恶化了,她陷入昏迷,并在当晚死了。原来那标枪淬了毒,等众人发觉时,已然太迟了。因此当埃欧尔被带到图尔巩面前时,他没有得到宽恕。他被带到刚多林北面的黑石悬崖卡拉格督尔,并将他从陡峭的城墙抛下去。埃欧尔对一直冷眼旁观的迈格林大喊:「孽子!你竟抛弃你父亲与他的族人!在这里你所有的希望都将落空,在这里愿你死得跟我一样惨!」

 

       埃欧尔就这样死了,尽管所有人都觉得他罪有应得,但伊缀尔却感到极度不安。她一直观察着这位表弟对父母我表现,并为此感到心寒,从这一天开始,她就不信任这位表弟,她时刻警惕着他。但迈格林在刚多林成就不俗,受到所有人的称赞,极得图尔巩欢心。他身边聚集了那些对采矿和金属工艺有兴趣的人,他们在埃霍瑞亚斯北部的安格哈巴尔堀出硬铁与钢铁,使刚多林的铠甲武器改良得更坚固锐利。

 

       迈格林成为一位强大的诺多王族,在刚多林中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他从未敞开心扉,他隐忍不发的心思,只有伊缀尔·凯勒布琳达尔看穿。从他到达刚多林的第一天起,他便身负一种哀伤,并且日渐恶化。因为他爱慕图尔巩之女,他的表姐伊缀尔,但却毫无达成的希望。埃尔达向来不近亲通婚,也从无人有此渴望。而更重要的是伊缀尔一点都不爱迈格林,了解他对自己的心思后,对他更是厌恶。

 

       这便是亲族残杀结出的恶果,曼督斯的诅咒一直笼罩诺多族。随着时光流逝,迈格林仍然一直注视伊缀尔,一直在等候,这种爱变成了他内心的阴暗。他为了获得权力,在其他事务上都极为投入且不辞辛劳。在刚多林荣光仍存的岁月里,一颗邪恶的种子被埋下来了。

 

       白公主阿瑞蒂尔暴弊之消息很快传至其他诺多王族的耳中。芬罗德在前往多瑞亚斯探望妹妹加拉德瑞尔时,将这不幸的消息告诉了她。加拉德瑞尔为阿瑞蒂尔的死感到难过,更为昔日在北方曼督斯对他们的诅咒再度运作而感到忧虑。嘉兰芬宁妮对阿瑞蒂尔仍有印象,她清楚记得在阿拉曼初见阿瑞蒂尔时,她的活跃好动为整场旅程增添了不少欢乐。现在听到她不幸死于剧毒之下,她为此伤心不已。

 

       她和芬罗德短聚之后,便离开了他们,到多瑞亚斯的森林里,在晨光之中漫步。苍穹高挂的太阳耀眼夺目,它的温暖或许能消去她心中的哀愁。在她深入林中时,她在森中的埃斯加尔都因河边遇到了一位绿精灵,那位精灵正将手中的花瓣撒向河中。她好奇地走上前,站在他身旁问:「你这是做甚么?为何要将花瓣撒到河里去?」绿精灵瞥了嘉兰芬宁妮一眼,说:「我认得你。你是总常陪着欧罗费尔之子瑟兰迪尔来训练的诺多精灵。」嘉兰芬宁妮微笑,「你真好记性。但你还未告诉我你这样做的原因。」

 

     「你可称呼我为莱特恩。我正在为我已逝去的妹妹撒花纪念。因她在死前曾说,她想象落花一样,随水流到达贝烈瑞安德各地。每年到了她的死忌,我都会来这里撒花,聊表心意。」莱恩特专心凝视河面的涟漪说。「你好,莱特恩。我是嘉兰芬宁妮。你不介意的话,能否也给我一些花瓣呢?」嘉兰芬宁妮笑说。「给你。」莱特恩将手心的花瓣倾倒到嘉兰芬宁妮的手上,有几片花瓣从她的指间漏出,飘落至地上。

 

     「我的朋友死了。被她的丈夫杀死的。」嘉兰芬宁妮半蹲在河边,将花瓣逐少逐少的撒下。莱特恩沉默了一会儿,说:「真是至不幸,为你与你的朋友感到难过。但生在这时代,又有哪一位不是不幸的呢?」「这是一个充满悲伤的年代,我很清楚。但当熟悉的人遭遇劫难时,心仍然会痛。」嘉兰芬宁妮黯然地说,「她还是这么年轻,一直被保护着不知世事。或者这是在惩罚她的无知?这世间仍然保有单纯美好的人又尚余多少?怎么命运却要扼杀他们呢?」其实嘉兰芬宁妮很清楚明白,阿瑞蒂尔之所以遭受此番劫难,皆因那「北方预言」曼督斯的诅咒。早已被命定的命运,最终还是逃不过。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