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9 [1/5]

艾格诺尔和安德瑞丝的相遇,我YY了一下。

 這裡引用了石中歌的翻譯《芬羅德與安烈瑞絲的辯論》。

----------------------

     安德瑞丝除下用来挡风的头纱,坐在湖边将双脚浸在水里,踢起阵阵水花和涟漪。艾格诺尔一直在后面跟随,他跃至松树的树梢之上,在树叶的遮掩下俯视嬉水的安德瑞丝。水珠点点散落在安德瑞丝的嫩白双腿之上,晨光折射下宛如一颗又一颗的宝石在闪耀。安德瑞丝弯腰梳理头发时,在水中的涟漪间看到了在树上偷看的艾格诺尔。二人隔着水中对望,安德瑞丝对水中的倒影微笑,说:「艾格诺尔大人,我从不知道你有偷窥的喜好?」

 

       艾格诺尔轻咳几声,从树上跃下,来到湖边。安德瑞丝想要站起来,岂料一个不打小心险些跌倒了。艾格诺尔身手敏捷地上前扶住安德瑞丝,安德瑞丝的黑发擦过艾格诺尔的手臂,艾诺诺尔一时之间有点失神。他的眼睛追随着墨发移动,待安德瑞丝站稳后,仍未松开紧握的手。「艾格诺尔大人?」安德瑞丝歪头看着艾格诺。艾格诺尔从怔然中清醒过来,恋恋不舍地放心搀扶的手,并为安德瑞丝拾起地上的头纱。安德瑞丝接过头巾,并向艾格诺尔道谢。艾格诺尔看着阳光下微笑的安德瑞丝,只觉得心跳变得急速,呼吸一瞬间静止了。或者应该说,他想时间在这一刻停止才对。安德瑞丝则专注地凝视着艾格诺尔的明亮套目,内藏火焰的一双「火眼」。

 

       艾格诺尔知道,自己爱上安德瑞丝,而安德瑞丝亦同样爱着艾格诺尔。他们自那天相遇相爱后,便时常相约在多松尼安的松树林里相聚。有时候,艾格诺尔会带着安德瑞丝攀上多松尼安的山峰,在山顶一同欣赏日出与日落,看着时间的流逝更替。他们最喜欢到艾路因湖相依谈心,因为他们是在那里确认了对彼此的感情。安德瑞丝喜欢注视艾格诺尔的双眼,与艾格诺尔相聚的日子,她总会亲吻他的双眸,而艾格诺尔则温柔地亲吻她的双唇。安德瑞丝因着爱情变得愈趋美丽,但艾格诺尔却因着这份爱,而陷入悲伤与难过。

 

       因为精灵与人类的寿命不同,当人类垂垂老矣的时候,精灵仍然精力旺盛的在享受他们的永生。人类会随着时光流逝而衰老,但精灵却仍然保有年轻的外貌。若他和安德瑞丝真的结合走一来,将来当老迈的安德瑞丝,看到仍然年轻的自己时,只会徒增悲伤。而且北方大敌仍然未除,他们都是因为信任他,而跟随自己离开蒙福之地阿门洲,历尽艰辛与苦难而来到中洲。若他自私地为了爱情而舍弃他们,与安德瑞丝远走他方,他与那邪恶大敌又有何分别?即使他们俩最终不能完美走到终点,他仍然会将这份珍贵的爱情埋藏心里,并时刻怀念。为了他深爱但不能爱的安德瑞丝,他愿为她化身利剑,为守护她而与大敌奋战到达。

 

       艾格诺尔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安德瑞丝,他在安德瑞丝与他陷入热恋之时,蓦然抽身离开。安德瑞丝对艾格诺尔的绝情悲痛不已,她不明白为何艾格诺尔会突然如此,是因为她做得不够她吗?还是他为了大义而决定舍弃自己?还是他觉得人类和精灵最终不能有好结果,所以放弃了?她愿意舍弃族人和自己的一切去爱他,为何他却退缩逃避了?她不明白!即是被精灵称为「睿智心灵」,曾跟随智者学习的她,对于突如其来的情变,陷入了绝望的死胡同。

 

      此后又过了很多年,有某年春天的晚上,芬罗德又再次寻找已步入中年的安德瑞丝说话。那时贝奥家族的族长波隆刚刚死去,为此芬罗德很悲伤。「安德瑞丝,我很难过。」芬罗德说。「自从我们翻越高山来到这里,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安德瑞丝说,「而贝奥、巴兰和波隆每一位都活过了九十岁。我们来到这片土地之前,逝去得还要更快。」「那么你们在这里满足了吗?」芬罗德问。「满足?」安德瑞丝说,「人心不会满足的。一切逝去和衰亡都令人心伤,但凋亡若是来得慢些,那就是种修正,是移除了一点魔影。」「您那样说是什么意思呢?」芬罗德问。「您肯定清楚得很!」安德瑞丝说,「黑暗现在被遏制在北方,但它曾经——」她说到这里一顿,眼神黯淡下来,思绪仿佛飘回了那些最好忘却的黑暗年代,「但它曾经笼罩了整片中洲大地,那时你们还安居在福泽中。」「我问的无关魔影,」芬罗德说,「我想说的是,您说『移除魔影』是什么意思?人类的短寿宿命如何会与魔影相关?我们受渊博的大能者教导,认为你们也是一如的儿女,你们的宿命秉性都是来源于祂。」

 

       「从前我们在世上遇见过你们的次等亲族,他们不曾居住在圣光中。」安德瑞丝说,「但我看出来了,你们高等精灵和他们在这一点上没有区别——精灵全都认为我们死亡迅速是本性所致,认为我们脆弱而短暂,你们则强壮而恒久。我们也许就像你们的传承学识所说,是『一如的儿女』,但我们对你们来说也好似儿女——或许蒙受一点宠爱,但仍是欠缺价值的生灵,你们可以仗着力量与知识居高临下地蔑视我们,或是面带微笑,或是心存怜悯,或是摇头无言。」「唉,您说得很接近真相,」芬罗德说,「至少我有不少族人就是这样,但不是所有人,当然更不包括我在内。不过安德瑞丝,您要三思。我们称呼你们为『一如的儿女』时,并非轻言,因为万物之父的名讳,我们绝不会在开玩笑或不虔诚时出口。我们这样说时,所说是源于真知,而非源于区区精灵的传承学识;我们宣告你们是我们的亲族,两族的亲缘无论灵魂还是肉体都至为亲密,远胜过那些连结起阿尔达其余一切生灵,以及连结起我们与它们的亲缘。但你们与我们亲缘更近,我们为你们感到的惋惜要深得多。可是,考虑到整片中洲大地上生命的短暂,我们怎能不相信你们的短寿也是你们秉性的一部分呢?您自己的族人难道不是也相信这一点吗?然而从您的说法和他们的苦涩来看,我猜你们认为我们错了。」

评论
热度(4)
  1. 时遂之森璟奉 转载了此文字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