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9 [2/5]

這裡繼續引用節選石中歌的翻譯《芬羅德與安烈瑞絲的辯論》。
這辯論訊息量過大,我不敢二次改編,怕會誤導各位小伙伴。

---------------------------------

   「然而在我的族人当中,有这样的说法冲破黑暗,由智者代代相传:如今人类和从前不同,初时的真正秉性亦已不再。马拉赫家族的智者对此的说法更加明确,你们称为『一如』的真神,他们还在记忆中为祂保留着名讳,而在我的族人当中,祂几乎已被遗忘。这是我从阿丹妮尔那里学到的。他们明白提出:人类并不是天生短寿,而是经由他们不提名讳的黑暗魔君之恶意而变得如此。」「我完全可以相信,你们的肉体在一定程度上遭受了米尔寇恶意的摧残。」芬罗德说,「你们生存于被伤毁的阿尔达,我们亦然;而在你我两族诞生、自阿尔达中取得肉体及养分之前,米尔寇已经玷污了阿尔达的所有物质——所有的,也许只有他涉足前的阿门洲例外。要知道,昆迪自身也不能幸免,他们健康受损,体型削弱。那些居住在中洲的我族中人,乃至我们这些回到中洲的人,已经发现肉体的变化比初时更快。据我判断,这必然预示着这些肉体到头来不如起初设计的那样强壮持久,不过这可能要等漫长的岁月过去才会清晰显现。」

 

     「不,不!」安德瑞丝说,「大人,您没有理解我的话,因为您总是抱着同一种观点:精灵就是精灵,而人类就是人类;虽然两族有着共同的大敌,又都遭到他的伤害,但高贵者与低贱者之间仍然存有注定的差距,先来者高贵而不朽,追随者卑微而短暂。那不是智者透过黑暗、自黑暗之外听到的声音。大人,人类中的智者说:『我们被创造出来,不是为了要死,更不是生来注定要死。死亡是强加给我们的。』看哪,对死亡的惧怕一直伴随着我们,我们永远都在逃离死亡,就像雄鹿逃离猎人。但我私下认为,在这个世界之内我们无从逃脱——不,哪怕我们能去往大海彼岸的圣光中,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阿门洲,那也是办不到的。我们抱着希望出发,跋涉一路,付出了许多人类的生命作为代价;但那个希望是虚幻的。智者们这样说过,却没能阻止族人前行,因为就如我先前所述,他们不受重视。然而,瞧!我们逃离了魔影,来到了中洲尽头的海岸,却只发现魔影就在这里,在我们面前!」

 

    「对我们来说,死亡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必将一死,并且一去不返。死亡是终极结局,无可挽回的损失。而且死亡是可憎的,因为它还是种对我们犯下的恶行。」安德瑞丝说。「我觉察到了这个区别,」芬罗德说,「您是不是觉得死亡有两类?一类是伤害,是损失,但不是结局,另一类则是无法补救的结局,而昆迪只承受第一类?」「是的,但还有另一个区别。」安德瑞丝说,「一类不过是世间万千风险里的一种创伤,勇者、强者或幸运者可以祈望避免。另一类则是不可避免的死亡,死亡是猎人,谁也无法最终逃脱。作为人类,不管他是强壮、敏捷还是无畏,不管他是明智还是愚蠢,不管他是邪恶还是一生行事正直仁慈,不管他对这个世界是爱是恨,他都必然一死,并且必然离世——然后变作腐肉,人们不得不埋葬或火化。」「那么被如此追逐着,人类不抱希望了吗?」芬罗德说。「他们没有把握,一无所知,有的只是恐惧,和黑暗中的梦想。」安德瑞丝答道,「然而,希望?希望,那是另一回事,就连智者也很少提及。」接着,她缓和了嗓音,「不过,高贵强大的精灵,菲纳芬家族的芬罗德大人,也许我们以后可以谈论希望,您和我。」

 

     芬羅德說:「安德瑞丝,您从来没有想到吗?在那个极其遥远的年代,你们或许令維拉鞭长莫及、爱莫能助?甚至,你们这些人类的儿女,不属于他们能够管辖的事由,因为你们过于伟大?——不错,我意即如此,不仅仅是为了迎合您的骄傲:你们过于伟大,阿尔达中独立自主,只受至尊者管辖。因此,当心您的说法!如果你们不愿与旁人谈论你们受到的伤害、以及你们怎样遭到了伤害,那就请留心,以免你们因无知而误判了痛苦的缘由,或是因骄傲而把责难错加于人。但是既然您不肯就此多言,我们现在来讨论其他话题吧。我想考虑你们在遭到伤害之前的原初状态。因为,我觉得您对此的说法也很惊人,而且难以理解。您说:『我们被创造出来,不是为了要死,更不是生来注定要死。』您是什么意思呢?是说你们从前和我们一样,还是另有所指?」「这传说不涉及你们,」安德瑞丝说,「因为我们那时对埃尔达一无所知。我们只考虑了会死的和不死的。我们从未听说过与世界同寿、又不比世界长寿的生命;其实这一点我此前从没想到过。」

 

    「恕我直言,」芬罗德说,「我曾以为,你们这个『被创造出来也不是为了要死』的观点,只是骄傲的幻梦,源于对昆迪的嫉羡,以求与他们比肩,甚至超越他们。您会说,并非如此。但你们在来到这片土地之前很久,就遇到过别的昆迪族人,还与其中一些为友。你们那时难道不是已经必死了吗?你们难道从没和他们探讨过生死?可是,不必交谈,他们也很快就该发现你们必死的命运,而你们不久也会察觉他们是不死的。」「我确实要说,『并非如此』。」安德瑞丝答道,「我们早先在远方遇到精灵时,可能已经是必死的,也可能不是——我们的传说没有提到,至少我不曾听说。然而,那时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传承学识,不必借鉴精灵的——我们知道,我们问世之初曾经是生而不死的。而大人,我们那样说是指:生而享有永恒生命,全无任何结局的阴影。」芬罗德说,「我们觉得,你们为人类提出的要求很奇怪,而且实际上难以接受,理由有二。若是充分理解您自己所言,你们是在要求拥有不灭的躯壳,不为阿尔达种种局限所制,却仍取自它的物质、靠它维持。而另一点您可能没有察觉:你们还要求拥有从诞生就不和谐的肉体和灵魂。然而,我们称一如的儿女为『灵肉结合』米尔若安维;我们相信,一切『灵肉结合』未受伤毁时的真正秉性,其根本就在于肉体和灵魂的和谐。」

 

    「您肯相信的话,我们埃尔达既是你们的亲族,亦是你们的朋友;而我们心怀关爱、担忧与深思,已经观察了你们三代人。因此,有一点我们确定无疑,否则我们的全部智慧都是枉然——人类的灵魂虽然和昆迪的灵魂极其相似,却仍有不同。因为,我们尽管觉得奇怪,却看得清楚:人类的灵魂不像我们的那样被限制在阿尔达之中,而且阿尔达也不是它们的归宿。您能否认吗?要知道,我们埃尔达并不否认,你们只要不受魔影困扰,是热爱阿尔达以及其中万物的,爱得甚至可能与我们一样深——但又有所不同。我们两支亲族看待阿尔达的方式不同,而且是以不同的衡量标准来评价它的美好。我该怎么说呢?在我看来,这区别好比这样两个人之间的不同:一位是在访问一个陌生的国度,在那里逗留一段时间,但不必长住;另一位则一直生活在那片土地上,而且必须如此。对前者而言,他眼中的一切都崭新而陌生,因而在那程度上是可爱的;而对后者而言,一切都是熟悉的,是仅有的,是他自己的,因而在那程度上是珍贵的。」芬羅德說。

 

   「您是说,人类即是访客。」安德瑞丝说。「正是,」芬罗德说,「那正是我们给你们的名字。」「真是一如既往地高傲。」安德瑞丝说,「但就算如您所言,我们只不过是一片土地上的访客,而它的万物都属于你们,那么大人,告诉我,我们还知道别的什么土地或事物?」「不,该是您告诉我啊!」芬罗德说,「你们若是不知道,我们又如何能知道呢?不过您可知道,埃尔达评价人类说,他们看什么都不是在看它本身:如果他们研究它,那是为了发现别种事物;如果他们热爱它,那似乎仅仅是因为它让他们想起别种更为珍贵的东西。然而这种比较是相对什么而言?这些别的事物在哪里?我们,精灵和人类,皆是囿于阿尔达,属于阿尔达;例如人类了解到的那些知识,表面看来也是来源于阿尔达。那么,这份尚在你们开始学习之前就伴随你们的记忆又是来自何方?它不是关于阿尔达中别的地域,那些你们跋涉离开的地方。我们也是从远方跋涉来此的,但如果您和我一同向东去往你们的古老家园,我会把那里的事物当作我家园的一部分,但我会在您眼中见到同样的惊奇和比较,正如我在生于贝烈瑞安德的人类眼中所见。」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