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 9 [4/5]

 最後一章節引用石中歌的翻譯《芬羅德與安烈瑞絲的辯論》。

----------------------------

  安德瑞丝問:「您相信这个希望嗎?」「先不要问我,」他答道,「因为它对我来说仍然只是来自远方的陌生信息。昆迪从不曾被告知有这样的希望,它只传达给了你们;而通过你们,我们得以听闻这个希望,从而振奋起来。”他停了一会儿,严肃地望着安德瑞丝说:“是了,睿智的女士,也许我们昆迪和你们阿塔尼注定在世界老去前相遇,交换所见所闻;这样我们才会从你们那里了解到希望。安德瑞丝,你和我的确是注定坐在这里一起交谈,跨越分隔我们双方亲族的鸿沟;因此当魔影犹在北方酝酿,我们才不会彻底陷入恐惧。」「跨越分隔我们双方亲族的鸿沟!」安德瑞丝说,「除了区区话语,难道就不存在什么桥梁吗?」然后她又一次哭泣了。「或许对某些人来说是存在的。我不知道。」他说,「也许,那道鸿沟更像隔在我们两族的命运之间,因为我们其他方面乃是近亲,亲密超过世上任何别种生灵。然而跨越命中注定的鸿沟是危险的;倘若真有人这样做,他们不会从彼岸找到幸福,只有双方的悲伤。我是这么认为的。但你为什么说‘区区话语’?难道话语不是在两种生命之间的鸿沟上架起了桥梁?你和我交流的,肯定不止是空洞的声音吧?难道我们就一点也不曾被拉近?但我想,那对你来说算不得什么安慰。」

 

    「我不曾要求安慰,」安德瑞丝说,「我会为了什么需要安慰呢?」芬罗德答道,「你该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难道你深爱的人不正是我的弟弟?——艾格诺尔,『炽焰』艾卡纳尔 ,敏捷而热切。自从你们初次相逢,于此黑暗中携手,时间并不算很长;然而那时,在清晨多松尼安高高的山冈上,你还是个勇敢热情的少女。」「说下去!」安德瑞丝说,「说啊!现在这个女智者是谁?她孑然一身,那永不影响他的衰老已为她的鬓发染上了寒冬的灰霜。此外,别再用『你』称呼我,因为他曾这样做过!」

「唉!」芬罗德说,「亲爱的阿丹妮丝、人类的女子啊,这就是那份渗透您所有言辞的苦涩了,不是吗?我若出言安慰,您会认为这来自拥有截然不同命运的我这一方,是优越的表现。但我又能说什么呢?除了提醒您,还有那个您自己揭示的希望?」「我没说我相信过那个希望,」安德瑞丝答道,「而且就算我信,我仍然会哭泣。为什么这伤害会在此时此地来临?为什么我们要爱上你们?而为什么,你们要在爱我们的同时——如果你们爱的话——又在双方之间划下鸿沟?」「因为我们是近亲,我们就是被这样创造的。」芬罗德说,「可是,我们没有创造自身,因此我们埃尔达没有划下那道鸿沟。不,阿丹妮丝,我们对此并不觉得优越,而是觉得同情。这个词会冒犯你;但同情有两种,一种是来自对亲缘关系的认同,近似于爱,另一种则是来自对命运差异的觉察,近似于骄傲。我说的是前者。」

 

    「哪一种也别对我讲!」安德瑞丝说,「我两者都不想要。我曾年轻,曾注目他的火焰;可现在我老迈又迷惘。他也曾年轻,他的火焰曾向我跳动,可他抽身离去,而现在他年轻依旧。蜡烛会怜悯飞蛾吗?」「不如问:当风吹熄蜡烛时,飞蛾会怜悯蜡烛吗?」芬罗德答道,「阿丹妮丝,我告诉你,『炽焰』艾卡纳尔爱你。是为了你,他永远不会娶任何一位同族做他的新娘,只会回忆着那个多松尼安山冈上的清晨,孤身一人直到最后一刻。而不久,他的火焰也要在北风中熄灭了!许多临近之事,埃尔达都有所预见,尽管它们通常都无关喜乐。让我来告诉你:你依照你族人的标准会很长寿,而他将会先你而去,并且不愿归来。」于是安德瑞丝站起来,双手伸向了炉火:「那他当初为什么要抽身离去?为什么要在我尚有一些美好岁月可以享受的时候离开我?”」「唉!」芬罗德说,「我恐怕真相不能让你满意。埃尔达有自己的天性,你们则有另一种;彼此都在用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对方——直到他们意识到这一点,而这没多少人做得到。安德瑞丝,现在是战时,这种时期精灵不会结婚生子,但会准备赴死或逃亡。艾格诺尔不信安格班合围能够持久,我也不信;那么这片土地将来是何状况?他若能随心所欲,就会希望娶你,远走高飞,去往东方或南方,抛弃他的亲族和你的亲族。是爱和忠诚令他留在了他的同胞中间。那么,是什么令你留在了你的同胞中间?——你自己说过,只要身处世界的界限之内,逃亡就没有出路。」

 

    「为了一年——哪怕一天——的激情我宁愿放弃一切:同胞,青春,乃至希望本身。我是阿丹妮丝,人类的女子。」安德瑞丝说。「他知道,」芬罗德说。「而他退缩了,没有抓紧交到他手中的一切,因为他是埃尔达。这样的交换会以不到来临就无法估量的痛苦为代价,而埃尔达断定这是出于无知,而非勇气。不,阿丹妮丝,我们两族就算能够通婚,也将是为了达成宿命的某个崇高目标。它必将短暂,结局也必将艰难。甚至可以说,有可能降临的最不残酷的命运,就是死亡将很快令其告终。」「但对人类而言,结局向来都是残忍的。」安德瑞丝说,「倘若我的短暂青春消逝,我不会再打扰他。倘若我无法再伴他奔跑,我不会像个老太婆那样在他轻快的脚步后蹒跚而行!」「也许你不会,」芬罗德说,「您现在自然是这么想。但您可曾虑及了他?他不会再当着你的面奔跑,他会留在你身边扶持你,而你每时每刻都会感到不幸,无法逃避的不幸。他绝不愿让你如此蒙羞。安德瑞丝,阿丹妮丝,我们和你们不同。埃尔达的生活和爱大多存留于回忆中,我们宁愿拥有一段未曾收尾的美好回忆,也不要它延续下去,到达一个忧伤终局。现在他会永远记得清晨阳光中的你,以及那个最后的夜晚,在艾路因湖边,他看到你的容颜倒映在水中,一颗星点缀在你发间——永远,直到北风挟来黑夜,扑灭他的火焰。不错,在那以后,静坐在曼督斯的居所、等候的殿堂,直到阿尔达的终结。」

 

    「那我会记住什么呢?」她问,「当我逝去,我又将去往何处殿堂?是不是将进入黑暗,在那里哪怕关于炽焰的记忆也会被扑灭?以及那遭到抛弃的记忆……至少是这个。」芬罗德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阿丹妮丝,对这样的想法,埃尔达没有抚慰的话语。」他说,「但您当真希望精灵和人类从不曾相遇吗?若是那样,您就从不会见到那火焰的光芒,难道如今连它都没了价值?您还相信自己遭到了藐视吗?至少抛开那个来自黑暗的想法吧,那样我们一同的交谈也就不至于是全然徒劳无果。再见了!」房间里黑下来了。火光中,他握住了她的手。「你要到哪里去?」她问。「去北方,」他答道,「去刀林剑莽,去合围重地,去防守之墙——为了黑夜来临前还能有些许时光,贝烈瑞安德得以水流清澈,叶吐新芽,鸟儿安巢。」安德瑞丝緊握芬羅德的手說:「他会在那里吗?高大、耀眼,风动鬓发……告诉他,告诉他不要鲁莽!不要去无谓地冒险!」「我会告诉他的,」芬罗德说,「但我最好也告诉你不要哭泣。安德瑞丝,他是个战士,是愤怒之灵。他挥出的每一击,瞄准的都是很久以前伤害过你的大敌。不过您并不是为阿尔达而生。无论您去向何方,愿您找到光明。请在那里等着我们吧,我的弟弟……和我。」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