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10 [1/5]

     原居于多松尼安的人类战士巴拉希尔,此时正在西瑞安隘口作战。从南方而来的芬罗德·费拉贡德与已军失散,只带着一小队战士被包围在色瑞赫沼泽。他们已经被奥克大军重重围困,没有任何退路了眼见快要被生擒和死于非命之际,巴拉希尔带着陪下前来营救他们。他们牺牲惨重,但幸而成功杀出重围,芬罗德因而脱险。芬罗德为了感谢巴拉希尔相助,他向巴拉希尔立下誓言,无论巴拉希尔和他的任何亲族有何需求,他将给予友谊与援助。他将自己的戒指给了巴拉希尔作为誓言的信物。巴拉希尔此后成为贝奥家族的族长,返回多松尼安时,却发现族人大多已经逃往希斯路姆。但他不愿舍弃多松尼安,坚决留下与邪恶对抗。魔苟斯这次突击,可说是给精灵杀出一个措手不及,当驻守多松尼安的安格罗德和艾格诺斯遇袭时,芬国昐和芬巩也无暇前往救援,因为他们在同一时间,亦受到奥克大军的猛烈攻击,自顾不暇。希斯路姆的大军面对奥克源源不绝攻击,精灵军队损失惨重,被逼退回埃瑞德威斯山中的各个要塞。幸好希斯路姆有英勇的人类共同作战,即使是炎魔和奥克来得再猛,也无法征服希斯路姆,但却成功阻隔了芬国昐与其他亲族之间的联系。

 

       西边防线勉强守住,但费艾诺众子驻守的东面却溃不成军。阿格隆隘口被奥克大军强行突破,精灵守军被洪水般的奥克大军打败。凯勒巩和库菇芬双双狼狈地骑马,各自带领尚余的族人沿着多瑞亚斯边界向南和西逃走,他们蹍转来到纳国斯隆德,寻求菲纳芬之子芬罗德庇护。芬罗德慷慨地收容他们,于是纳国斯隆德的实力得以大大增强了。尽管凯勒巩和库菇芬的战士不利,但费艾诺的长子迈兹洛斯立下了英雄的战绩,自从他在桑戈洛锥姆遭到折磨之后,他宛如死而复生,灵魂如同一团白炽的火焰在体内燃烧,在他面前,奥克无不惊慌而逃。在迈兹洛斯的英勇坚守下,希姆凛山的要塞没有被奥克攻下,多松尼安和东边战线幸存的战士,都投奔迈兹洛斯麾下。他们之后收复阿格隆隘口,在那里阻挡奥克大军入侵贝烈利安德。但费艾诺家族的骑兵却在洛丝蓝平原被奥克击败了,但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因为格劳龙通过玛格洛尔豁口后,以火焰破坏了大小盖理安河的所有地区。奥克在格劳龙的帮助下,攻下瑞利尔山西坡上的要塞,将卡兰希尔的领地沙盖理安破坏并洗劫一空,里面的赫列沃恩湖亦被玷污了。玛格诺尔北上和兄长迈兹洛斯会合,而卡兰希尔则带领残存的子民与弟弟阿姆罗德和阿姆拉斯会合,往南边拉姆达尔撤退,在阿蒙埃瑞布山设下守卫,并得到欧西利安德的绿精灵相助。
 

       多松尼安陷落的消息传到希斯路姆,菲纳芬的两个儿子在战争中双双阵亡和费艾诺众子领地失守的消息,无不令诺多至高王芬国昐大怒并绝望。眼见诺多族一败涂地,王室三大家族一蹶不振,他骑上骏马洛哈洛尔,孤身一人纵马而去,无人能阻止他的决意。他穿过多尔-努-法乌格砾斯,宛如强劲的疾风划过,扬起阵阵浓烟,敌人见气势汹汹杀进来的芬国昐,皆大惊而逃,以为是欧洛米亲临,要将他们杀尽。在毫无阻拦之下,忿怒的芬国昐单枪匹马地直闯安格班诸门之前,吹响号角,擂响黄铜大门,向魔苟斯发出单独决一死战的挑战。

 

       这场挑战对魔苟斯而言,可说是最后一次走出他那坚固堡垒的战役。他本不想出战,因他深知恐惧为何物。芬国昐的高亢号角声在山谷间回荡不散,他清晰明亮的声音直贯安格班的最深处,他直斥魔苟斯为懦夫、奴隶之主。魔苟斯本不想理会芬国昐的挑衅,但他却不能在将帅前拒绝应战,以免部下以为自己怕了区区埃尔达。于是魔苟斯从地底深处的王座上走出来,他的每一步都传出巨响。他头戴铁王冠,身披乌黑甲冑,宛如一座高塔伫立在芬国昐面前。他漆黑的巨盾没有纹章,投在芬国昐身上的阴影彷佛一团雷雨云,阴影之下的芬国昐犹如一颗闪亮之星,在黑暗中闪耀。他身穿覆银甲冑,手握镶着水晶的蓝盾,他的宝剑凛吉尔的剑锋如寒冰闪烁。

 

       魔苟斯高举「地狱之锤」格龙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芬国昐挥砸而下,但芬国昐轻轻一跃避开了,而格龙得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并升起浓烟和火焰。魔苟斯见未能砸中芬国昐,愤怒之下接二连三给予芬国昐重击,而芬国昐却如有神助,每次都能及时跃开,并在魔苟斯身上砍出七道伤口,魔苟斯发出痛苦的哀号,叫声在北方大地回响,安格班大军纷纷俯伏在地。但芬国昐经过几番战斗,亦开始变得疲惫,而魔苟斯则看准时机用盾牌压向他。芬国昐举起盾牌挡住,盾牌因不堪重量而裂出细缝。他三次跪倒在地,又三次重新站起。他的盔甲在受攻击时受损了,但也没法阻止他继续作战的决心。地面已然被魔苟斯砸出了许多坑洞与裂缝,芬国昐一时不慎,仰跌在魔苟斯脚边。魔苟斯狠狠地伸出左脚踏住芬国昐的脖子,芬国昐顿时如被巨山压顶,但芬国昐仍然拼死挥出最后一击,将凛吉尔砍入魔苟斯的脚,一剎那间冒烟的黑血喷涌而出,注满了地上的坑坑洞。

 

       诺多至高王芬国昐,在古代众精灵王中最自尊自重与最英勇的一位,就这样殒落了。芬国昐之殇透过众鹰之王梭隆多传到刚多林与希斯路姆。就在魔苟斯想要抓起芬国昐的遗体,想要折断他的骨头,将他弄到狼群中时,梭隆多及时从克瑞塞格林群峰中的鹰巢疾飞而来,俯冲向魔苟斯,伸伤魔苟斯的脸。他用巨爪抓住芬国昐的遗体,飞离安格班,将芬国昐的放在一处自北俯瞰隐匿山谷刚多林的山岭。芬国昐之子图尔巩在此处堆起一座高大的石冢,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奥克胆敢越过芬国昐长眠之山或靠近他的陵墓,直到刚多林的厄运降临为止。芬国昐之子芬巩怀着极大的悲痛负起领导家族与诺多王族的责任。而魔苟斯被芬国昐和梭隆多所伤的伤口,永远都无法痊愈,他将永远跛着一只脚走路,并要永远忍受身体传来的疼痛。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