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10 [2/5]

      很多本来在北方与诺多同住的辛达经历过过场战事后,纷纷避走南方,当中有很多被多瑞亚斯收容了,辛葛王国在美丽安环带保护下,实力愈趋强大。当中还有些精灵逃到海边要塞和纳国斯隆德避难;有些则远远逃到七河之地欧西瑞安德或翻过蓝色山脉到了东面的荒野之地。随着这些精灵的到来,居于多瑞亚斯的精灵亦知道了魔苟斯的侵略与诺多精灵的壮烈牺牲。部分原从属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的精灵,遇到加拉德瑞尔后,将发生在多松尼安的惨剧始末与芬国昐的殒落告诉了她。加拉德瑞尔为着丧生的两位兄长和悲痛落泪,她一言不发,在凯勒博恩的陪伴下为已逝的亲人祷告。当嘉兰芬宁妮听到接二连三的不幸消息,她当场止不住的哭泣。昔日在阿拉曼横渡冰川时,总常对她照料有加,陪同她历险的二人,现在亦随着战火离她而去。在他们孤军作战,需要帮助的时候,她却未能在他们身边,这令她很自责。若果她当时在场,他们的命运是否亦能改写呢?

 

       在场的每一位的悲伤都是相同的,嘉兰芬宁妮不期望能从他们当中得出启示与智慧,于是难过的她离开了他们,前去寻找欧罗费尔。在多瑞亚斯之中,除了加拉德瑞与凯勒博恩,欧罗费尔便是她最信任的朋友。她想倾听友人的智慧,从友人的口中寻求安慰与方法。她擦干脸上的泪水,经过蜿蜒曲折的道路,擦开重重锦缎,到达欧罗费尔的领地。只见倘大我厅堂里,有着很多陌生的精灵。她几经寻找才找到长年在欧罗费尔工作的管事,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些陌生的精灵都是前来避难的,在辛葛的安排下,来到欧罗费尔领地暂住的。她问过管事,确定了欧罗费尔在哪里后,便离开这嘈杂的厅堂,往更深入的地方而去,最后在林边的花园喷水池处找到了欧罗费尔。这时候欧罗费尔正和瑟兰迪尔相讨事务,嘉兰芬宁妮止住步伐,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候他们讨论的结束。

 

       瑟兰迪尔很快便发现了嘉兰芬宁妮,他轻拍父亲的手臂,示意他呼唤在发呆的嘉兰芬宁妮。欧罗费尔唤了几声,嘉兰芬宁妮不见有反应,疑惑之下他们行至她的身边,轻拍她的肩膀,将她去注意力扯回来。嘉兰芬宁妮被他们一吓,惊慌地瞪着他们,见是欧罗费尔和瑟兰迪尔才松一口气,但她双眼的泪水和脸上的泪痕,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不用问,瑟兰迪尔也知道她现在的悲伤,又是为了那些诺多精灵。欧罗费尔见管事远远走来,让瑟兰迪尔留下陪嘉兰芬宁妮,自己则离开处理那群辛葛被安置在自己领地的辛达精灵。瑟兰迪尔掏出帕巾,为嘉兰芬宁妮抹去面上的泪水,然后握住她的手往喷水池的方向行去并坐下。

 

       瑟兰迪尔托起嘉兰芬宁妮的下颚,一双红肿的双眼映入眼帘,他心痛且不悦地皱眉,说:「不要哭了,你再哭明天会睁不开眼的。」嘉兰芬宁妮仍然无声哭泣,随着时日流逝,愈来愈多昔日同行的好友都陆续遭逢不幸,她在多瑞亚斯苟且偷安的日子又能到甚么时候呢?那盘据北方的大敌,单凭诺多精灵是消灭不到的。这一场必败的战役,他们又应当如何捱过?嘉兰芬宁妮啜泣哽咽说:「瑟兰迪尔,我怎能不哭呢?我认识的人在对抗大敌的战役中逐一逝世离我而去,从今以后只能在回忆中再一次与他们相聚。昔日初到中洲,我仍然相信西方的大能者并未放弃他们;但现在我真的不敢肯定我的想法是否正确了。我的挚友们到底还是经历多少厄运,才能补偿到当日他们所犯的错?」

 

       瑟兰迪尔低头以额抵额,凝视着嘉兰芬宁妮轻叹:「你既知这是不可逆转的命运,再伤心难过亦于事无补。你若失去希望,你不正中那大敌的下怀?他最渴望的,就是借黑暗阴影摧毁埃尔达。西方诸位维拉尚未行动,自然是有他们的考虑。倘若真如你所想,维拉已离弃我们,想必现在此刻你和我,以及一众精灵已然不复存在,贝烈瑞安德亦已落入魔苟斯手中。现在尚未到真正绝望。」嘉兰芬宁妮默默地点头,却听到瑟兰迪尔说:「抬头望着我。」嘉兰芬宁妮摇头拒绝说:「不望,我现在的模样太难看了。」瑟兰迪尔轻笑说:「刚才不听我的话,现在可是后悔了?」他伸手托起嘉兰芬宁妮的下颚,刚想看清她红肿的双眼,就被她用双手遮挡了视线。

 

       瑟兰迪尔嗤笑,紧抓嘉兰芬宁妮的双手并拉下,嘉兰芬宁妮尖叫抗议。「嘘——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眼晴有多肿胀而已。」瑟兰迪尔改以一手抓住嘉兰芬宁妮的双手,伸出左手撩起她额上的散发,清楚看到她在阴影下通红的双眼。他的指尖轻轻擦过她的眼帘,她本能地闭上眼睛,然后感觉到他有暖意的手心覆在其眼皮之上,耳边听到他念起治愈作用的术语,渐渐她的双眼便完全消肿了。嘉兰芬宁妮惊呼:「你的治愈术甚么时候这么好了?感觉都快追得上我了。」眼皮没有水份的凝聚,她觉得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尽管她的内心仍然存在悲伤。「我的能力一直很出众,是你平日没看在眼里,放在心里而已。」瑟兰迪尔轻哼一声。嘉兰芬宁妮望着此刻有点孩子气的瑟兰迪尔,不知该生气还是大笑,说:「先不说此事。刚才我在大厅见到很多北方遗民聚集,你们打算如何安置他们?」

 

     「虽然领地在多瑞亚斯之中并不算大,但若是容纳这些遗民,还是灼灼有余的。」瑟兰迪尔松容不逼地说,「我们这族人口本来不多,要作出调动安排不算大问题。现在有这些遗民加入,能使族群借此机会得到扩展,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在乱世之中,尚有美好的事物能从黑暗中诞生,你便是放开心怀去看待离别也不为过。」嘉兰芬宁妮低低地嗯了声,略带尴尬地说:「看来你真的长大了,现在反而需要你来安慰我。」瑟兰迪尔挑眉说:「对于这个事实,你现在才看清,是不是迟了些?」他的大腿向前伸展迈步,卡在嘉兰芬宁妮双腿之间的空位,然后伸山抵住墙壁,将嘉兰芬宁妮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对你自身的迟钝,你打算给我一个怎样的赔礼?」他的吐息直面而来,被他困住的嘉兰芬宁妮对这种状况很不适应,在她的认知当中,他与她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应该是这样的,现在实在太令人充满暇想了。

 

 

评论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