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11 [1/5]

    「看来这番对谈将花上时间,让我们都静心坐下再说吧。」欧罗费尔拉开座椅,让嘉兰芬宁妮先坐下,然后回到主座席上,伸手示意瑟兰迪尔坐到嘉兰芬宁妮的对面,自己的右侧。「嘉兰芬宁妮,你刚才问我的问题牵涉甚广,但我仍能猜到你想问的根本所在。对眼下多瑞亚斯的和平能否长久持续,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而我对此并不乐观。至于贝烈瑞安德的未来,哪里是我一个小小的精灵能干涉得了的呢?」欧罗费尔凝重地望向嘉兰芬宁妮,「至于对和平消失后的准备,我确实是有在暗地里准备。此事我儿子知道,而你今天这样问,是否有甚么不好的预感了?」嘉兰芬宁妮沉静半响说:「若我想以我的名义,让你和耐温特领主建立密切的联系,你有甚么想法?我对那一个可能发生的绝望未来充满忧虑,一旦美丽安环带消失,你们便会失去庇护,因此我打算让你们连合,若那不幸真的降临,你们都能因着强大的团队而逃离险境。」欧罗费尔和瑟兰迪尔皆有些惊讶地望着嘉兰芬宁妮,他们不曾想过她与他们一样为这些事情而忧心,也没想过她有如此打算。

 

     「我曾考虑过逃离的可能性,但却未曾想过与其他领主连合,甚么原因使你认为联合更好?若是为了逃生,我认为人数太多,反而为成为累赘。」欧罗费尔问。嘉兰芬宁妮摇头,说:「你有这想法,并没有错,只因你未曾看到更遥远的未来。我的预感告诉我,即使将来厄运降临,你们逃离多瑞亚斯后,并不能就此一劳永逸。因为在中洲的黑暗将延续很久很久⋯⋯」她顿了顿,「你以为将来离开危险四伏的多瑞亚斯,往东或往南逃就能平安吗?不,你不能。你的子民也不能。你必须透过联合使力量倍增,并在那个时候建立对抗黑暗的强大防线。因此,今天我来了,来与你相讨能做的事情。」欧罗费尔闻言沉默良久才说:「从你的话里,我感知到不祥的预兆。你说的话、所思考之事不无道理。若是到时候不能保护好我的子民,我也枉为领主,你的建议我同意。若耐温特领主同样有意思合作,我不会拒绝,你放心吧。」欧罗费尔转头对瑟兰迪尔说:「若是耐温特领主派人过来,你知道该怎么处理,我的儿子。」瑟兰迪尔点头权当回答。

 

     「我相信耐温特领主不会拒绝的,今天我和他的女儿卓玟弥谈过,她从我的话里感知到那绝望,她必定会尽力游说她父亲的。」嘉兰芬宁妮笑说,「而我所思考的未来里,在黑暗中能看到的微弱光芒中,生机来自东面。为此我希望若多瑞亚斯真的沦陷于黑暗中时,你们务必往东逃,即使前面有蓝色山脉隔绝。」欧罗费尔长长地嗯了声,「你的话,我从来都不会质疑。我会将你的叮咛记在心中。」嘉兰芬宁妮为欧罗费尔的决定感到高兴,说:「那亦请你答应我这个请求,我想你借我几个人,陪我前往东面的『七河之地』欧西瑞安德,我要与那些绿精灵见上一面。」「不可以!」瑟兰迪尔闻言拍案反对,「东面地区随着诺多族的失守,现在已经不再太平。那里时常有大批奥克出没,绝对不能前往!」「是的,嘉兰芬宁妮。那里充满了危险,我担心的不只是你会遇害而亡,更忧虑你会被他们掳走回安格班,在那邪恶的黑暗中受尽折磨。我不同意你在此时离开多瑞亚斯。」欧罗费尔和议着瑟兰迪尔的说法,不愿让嘉兰芬宁妮涉险。「我明白你们的忧虑,而我亦同样思考过。因此我打算先往南前往阿蒙埃瑞布山,在那里与镇守在那里的费艾诺众子见面,再借他们之力前往欧西瑞安德。」嘉兰芬宁妮见他们不同意,只能再详细解释她的想法。

 

     「你的提议一个比一个危险,我绝对不同意!」瑟兰迪尔激动地站起来,严肃地望向父亲。欧罗费尔亦曾听闻费艾诺一家过去所作之恶行,对他们一家没有好感。而嘉兰芬宁妮却打算寻求他们帮助,他对此也是一万个不赞同,于是说:「费艾诺众子昔日的恶行,于我们辛达而言,仍然历历在目,他们的性情如此怪戾,我实在不放心让你和我的亲族去接触。我实在不敢亦不能同意你的决定。」嘉兰芬宁妮见他们拒绝自己请求,尽管心中很明白他们的苦心,但她却不想放弃,若不能及时为将来作好准备,她必定会自此坐站不安,惶惶终日。「你们的担心,我明白。但比起我自身的安全,你们的未来得到保障这一环,对我来说更重要。因此不论你们怎样反对,我依然会照我的想法去行事,即使没有卫士陪同,我孤身一人仍要前往欧西瑞安德。」嘉兰芬宁妮顿了顿,「我知你们会觉得我是任性,但若我的任性能为你们换来一线生机,即使是死亡降临于我身,我仍然愿意为你们付出,因为你们是我重要的家人。」欧罗费尔直直地望着嘉兰芬宁妮,叹气说:「你所说之事,让我再三思考。你明日再来见我吧。」话毕,视意瑟兰迪尔带同嘉兰芬宁妮离开办公厅,他需要时间静静思考。

 

       一踏出办公厅,瑟兰迪尔便立即握住嘉兰芬宁妮的手,将她带往自己的卧房,关上门后便紧抓嘉兰芬宁妮的肩膀说:「你怎样可以思考如此惊险之事!?你的行动只是不断将你推往险地,你却要意无反顾地走下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傻!费艾诺众子就必会会相助于你吗?绿精灵又一定听你说吗?一切都是如此未知又危险,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让你前往欧西瑞安德的。」嘉兰芬宁妮肩膀感到有点痛楚,但忍住了。现在她还是先让瑟兰迪尔冷静并息怒为紧。她轻叹一声,伸出双手捧住瑟兰迪尔的脸,凝神专注地说:「你其实内心很清楚,我的打算是必须的,是不是?」瑟兰迪尔回望嘉兰芬宁妮灰黑色的眼瞳,在那抹黑色之中,他清楚看到自己的身影。他为难地皱眉头说:「就算你所言是对的,但也不一定需要你负起此责。若是有需要,我会承担起这责任。我不要你遇上任何风险。」瑟兰迪松开紧抓嘉兰芬宁妮肩膀的手,指腹仔细温柔地抚摸着嘉兰芬宁妮的面颊。嘉兰芬宁妮用脸颊蹭蹭瑟兰迪尔的手心,头枕在他的手上说:「就如你不愿我涉险,我亦不愿你有任何损伤。你是欧罗费尔的儿子,将来领主,你远比我重要得多。为何你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

评论
热度(2)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