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11 [3/5]

     翌日清晨,满怀心事的嘉兰芬宁妮早早便醒过来,她梳洗装扮后,正想出门到森林寻找先前偶遇的绿精灵莱特恩。若想要与欧西瑞安德那些遗世独立的绿精灵结交,必须有他们的同伴同行不可,要是莱特恩愿意随行必定事半功倍;即使他不愿意,也能拜托他寻找有意出行的绿精灵。以防万一,不知充满野性的绿精灵会有怎样的反应,她决定戴备欧罗费尔送赠给她的佩剑尼尔多亚提尔。当她推开房门,想要离开房间时,发现加拉德瑞尔正在门外等候。加拉德瑞尔微笑向嘉兰芬宁妮道声早安,嘉兰芬宁妮礼貌地回以相同的问候,并问:「你找我有事?」「没事便不能找你么?」加拉德瑞尔笑着反问。「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嘉兰芬宁妮纳闷地说。「不请我进去坐吗?还是你急着要去某个地方?」加拉德瑞尔目光锐利,另有深意地说。嘉兰芬宁妮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说:「你这是甚么话呢?进来吧,我的好朋友。」

 

       嘉兰芬宁妮将佩剑放回刀架,倒了杯葡萄酒给加拉德瑞尔,与她并肩而坐。加拉德瑞尔接过但没有喝下,她将酒杯放在一旁说:「嘉兰芬宁妮,我知道你在策划某种危险的事。」嘉兰芬宁妮的心脏紧张地抽了一下,尴尬笑道:「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危险。这种事总要有人去做的。你有凯勒博恩保护,我不担心;但那孩子只剩下父亲,我要为他筹谋。」「我不反对你的决定,但是否真的需要你亲自行动呢?长久以来,我和兄长们都担心你会被大敌发现,所以一直不鼓励离开多瑞亚斯。但你却不只想去欧西瑞安德,还想在途中见费艾诺的儿子!你真是愈来愈大胆了!」加拉德瑞尔厉声说。嘉兰芬宁妮叹气,说:「若与游所走在平原上的奥克相比,我宁愿尝试接触费艾诺众子。奥克全然邪恶,但我深信同样作为埃尔达的众子,内心仍存在几分善念。」  

 

       加拉德瑞尔沉默不语,她几番思量后说:「嘉兰芬宁妮,我对你所言,他们心中善念犹豫深表怀疑。他们当中最年长的两位或许如此,但其余的我真的不抱期望。不论你是面对奥克或是费艾诺的儿子,我的忧虑都是同样的。」「我知你所言非虚,我一直相信你所洞察之事。但此番危险与将来凶险相比,实在是算不上甚么。因此我愿他冒上此番风险。你和我都很清楚,曼督斯的诅咒已然再次运行,若不幸失去了你们,我就只剩下他们了⋯⋯」嘉兰芬宁妮悲伤地说。她不是不清楚此次决定的潜在危机,但她不想有遗憾。加拉德瑞尔目光黯然地望着虚空,「你的话加重了我心中的阴霾。我们对诅咒的降临心中有数,但我却不想你受波及。你与费艾诺众子接触的话,我怕会殃及池鱼。」嘉兰芬宁妮明白加拉德瑞尔的意思,这一层她倒是没有想过。

 

     「或许当日我们不应让你随行而来,应该派人护送你到阿门洲维拉的身边。」加拉德瑞尔握住嘉兰芬宁妮的手,「是我们害了你。你本不应受这些苦难。」嘉兰芬宁妮回握加拉德瑞尔,说:「别说这些话。你我都知即使不是曼督斯的诅咒,在中洲仍然潜在很多危险。而且你又怎么知道,当日若作出不同决定,我便能顺利到达维林诺呢?我不过是想去东面走走,你若是担心,我不去费艾诺儿子那边也是可以的。」她顿了顿,「加拉德瑞尔,你知我心中所忧虑的事,你和凯勒博恩也小心一点,但不要告诉辛葛和美丽安。要是我能有所预感的,我相信美丽安也同样有感。既然他们现在没有任何行动,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们不信任他们的领导,我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加拉德瑞尔答应了,说:「你定了出发日期的话,记得通知我,我为你们送行。」

 

       加拉德瑞尔和嘉兰芬宁妮之后又闲话家常了好一会才分开,在加拉德瑞尔离开前,她低声地说:「到时候要是遇上危险,不能循原路回来,记得前往纳国斯隆德找我兄长芬罗德。他会帮助你们回到多瑞亚斯的。」嘉兰芬宁妮笑着回答:「我会的。若有时间,我也打算顺道探望芬罗德。我很久没见他了,很想念他。」嘉兰芬宁妮送走加拉德瑞尔后,便再次带上佩剑往森林寻找绿精灵莱特恩。她不知道奈尔多雷斯的耐温特领主会不会与她结盟,若他拒绝,虽然是可惜一点,但亦不过是族群少一点罢了。不过以她的了解,耐温特是一位睿智的精灵,想必他很清楚怎样做才是保存他族人的最佳方法。反而是绿精灵,她对这群避世的精灵才最没有把握。

 

       嘉兰芬宁妮在森林遍寻不果,正想着放弃的时候,忽然树上一抹矫健的身影一跃而下,她警惕地往后一退,避免与那身影相撞。拨走落在发间的叶片,她略带愠怒地问:「你是谁?怎能这么莽撞?要不是我避得快,就要撞上了。」阴影下的人嘻嘻地笑着,慢慢地行走到阳光之下,彼时嘉兰芬宁妮才知道对方原来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莱特恩。「是你!」嘉兰芬宁妮惊呼出声。「对,是我。听说你在到处找我?」莱特恩歪头笑问,「有甚么事能为你效劳?」嘉兰芬宁妮刚想说话,但见附近有不少绿精歪因在走动,便又禁声了,她轻声问:「能到安静一点的地方吗?我要说的话,不想太多旁人听到。」莱特恩嗯哼一声,走在前头带路,嘉兰芬宁妮随他来到溪水边,确认没有闲杂人等后,严肃地说:「莱特恩,你能保守秘密吗?」

 

       莱特恩歪头饶有趣味地望着嘉兰芬宁妮,说:「你想说甚么秘密?让我猜猜,难道是⋯⋯瑟兰迪尔那家伙和你⋯⋯喀哈?」嘉兰芬宁妮一脸愕然,慌张地说:「你在说甚么呢!不要胡说八道!影响了他的声誉就不好!我找你自然是有正事。」「啊——正事。但我和你之间没深交,能帮到你甚么呢?」莱特恩戏谑地说。嘉兰芬宁妮蹙眉,她很不喜欢莱特恩此刻的轻佻,「你若立誓保密秘密,我才告诉你。」莱特恩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需要立誓这么凝重?你打算说的话到处关于甚么?」嘉兰芬宁妮不答,只是一脸倔强地望着莱特恩。莱特恩得不到答案,只能无奈立誓,保证不会向旁人说出他们之间的对话。嘉兰芬宁妮有见及此,才松了一口气,向莱特恩说出自己的打算。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