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奉

Diamond Crevasse 钻石裂缝 Ch12 [4/5]

      整场宴会从开始到接近尾声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后来嚣张高傲的凯勒巩和随他而至的弟弟库茹芬的到来,愉悦的气氛瞬间跌到谷底。被血海深仇横隔面前的两个种族,在四目相对一刻,隐藏在各自眼底的气焰互相比拼。安莫斯、卓玟弥和瑟兰迪尔在见到凯勒巩他们的瞬间,手便本能地探向腰间,想要拔出宝剑;却忘了武器早在进入纳国斯隆德时,武器便已然送到各自的卧房了。与一面淡定的芬罗德相比,嘉兰芬宁妮显然有点慌张,唯恐会当场爆发血腥事件。嘉兰芬宁妮在枱底伸手握住瑟兰迪尔的手,用力捻著瑟兰迪尔的手,直至瑟兰迪尔将注意力投向自己才放松下来。

       嘉兰芬宁妮轻轻地拉过椅子,并往瑟兰迪尔身上靠去,将头阁在瑟兰迪尔的肩膀上,轻声附耳说:「冷静。我知你们痛恨他们,但他们的性命并不属於你们,时候还未到。取其性命者自有他人。」瑟兰迪尔紧握嘉兰芬宁妮的手,将头靠向她并深呼吸后说:「我懂分寸。」刚要继续说,便听到芬罗德与凯勒巩之间的对话。芬罗德面色不悦地说:「费艾诺之子凯勒巩与库茹芬,你们为何不请自来,擅自闯入并打乱晚宴?」凯勒巩素来对这些半种堂兄弟不屑一顾,要不是领地被魔苟斯侵犯,他们是绝不会到这令人厌恶的地洞的。精灵本该行走於大地,与阳光清风同行,而不是像矮人一样蜗居於地底不见天日。

       凯勒巩愈想愈气愤,重重地哼了声说:「我可不知道原来我们是囚禁於此地,不得自由?反倒是这群外来者能得我兄弟的款待,而我却不行?这番道理我愿闲其详,还请费拉贡德堂弟你为我等解惑。」库茹芬嘴角扬起,扬起一抹阴冷的微笑,戏谑地等候眼前这群半种与杂碎表演一出好戏。在场的每一位皆因凯勒巩的话而不悦,安莫斯和卓玟弥在窃窃私语,包含怒火的目光直直地瞪向凯勒巩;瑟兰迪尔因压抑忿怒而紧握拳头,不自觉地将手心中嘉兰芬宁妮的手捏得发白变紫。直到嘉兰芬宁妮痛到忍不住出声,他才有所察觉。瑟兰迪尔轻抚嘉兰芬宁妮发紫的手,递到唇边吹气,关切地说:「对不起!还痛不痛?让我看看。」

       芬罗德和凯勒巩自然主意到瑟兰迪尔那边的动静,芬罗德没说话,但凯勒巩却显然不打算放过任何奚落的机会。而他亦认出嘉兰芬宁妮,记得过去她令他感到耻辱,於是讽刺地笑著说:「半种果然是半种,口味真的『独特』。放眼中洲那麼多诺多都不要,却选这些只会唱歌的泰勒瑞的远亲。」他行至芬罗德、嘉兰芬宁妮与瑟兰迪尔之间,继续说:「你若明白我的话,就应该立即远离你旁边的这个辛达。你若想要跟随我们离开,我也能勉为其难地收容你。在我等同族身边,比与这些外族要强了吧。」听到这里一直在忍耐的卓玟弥终於爆发了,她拍案而起指著凯勒巩大喊:「你这家伙实在太无礼了!我们不跟你算帐,你倒是敢在我们面前大放厥词!尔等杀我亲族的仇,就是尔等死了也补偿不了!尔等不过是埃尔达里的败类!装甚麼高贵!」

       一直默不作声的莱特恩目定口呆地望著卓玟弥,而较有分寸的安莫斯则无奈地抚额,不忍直视自己的妹妹。这场挑衅明显是借他们作磨心,向芬罗德发难。尽管他亦很讨厌被杀亲仇人利用,但这趟混水,他还是不愿意渗和其中,可是卓玟弥却傻傻地冲了进去!瑟兰迪尔和嘉兰芬宁妮惊讶地望著卓玟弥,瑟兰迪尔暗自叹气,本来想避其锋芒,不与费艾诺众子在此地扛上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他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和费艾诺众子作无谓的周旋,这群家伙不值他浪费时间。他皱眉头轻斥:「卓玟弥,坐下!这事应当由纳国斯隆德的王处理,没有你插嘴的空间。」话语刚落,便见安艾斯强行压制卓玟弥乖乖地坐下来。

       凯勒巩没料到这个小小的辛达竟然敢出言顶撞自己,既可怒又可笑。他哈哈地大笑,正要举步到卓玟弥面前,这时嘉兰芬宁妮向芬罗德微微颔首后,对凯勒巩说:「费艾诺之子凯勒巩,你刚才的言论令我非常不愉,请你向我和我的朋友道歉。」嘉兰芬宁妮怒视著凯勒巩,「我知晓你刚才说的话的意图。过去在北方与你相遇时,我尚能看到隐藏在你心底的善良,但看来随著时日流逝,你与你的兄弟已经被那『诅咒』折磨到那一点点的善良,也快要被磨光了?」凯勒巩恨恨地瞪著嘉兰芬宁妮,想要骂回去的时候,库茹芬上前轻拍凯勒巩的肩膀说:「兄长不要怒,为这些『半种』动怒,我们就降格调了。」

       库茹芬阴冷地笑望著嘉兰芬宁妮,嘉兰芬宁妮从他身上感受到不好的气息,不禁眉头一皱说:「费艾诺之子,凯勒巩之弟库茹芬,作为亲兄弟的你,在兄长行差踏错时不去辅助纠正,反而助其起閧,这可不是值得欣赏与自豪的事。我看你以此为傲,却不知你的家人是否亦同样这麼想。」嘉兰芬宁妮瞥了眼在角落的库茹芬之子凯勒布林博,语中所言若有所指。库茹芬轻哼一声,「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半种』,我的家事轮不到你多管闲事。」嘉兰芬宁妮讥讽地笑著回答:「用你的话回敬你,我们的家事也轮不到你『多管闲事』。」

       嘉兰芬宁妮不等库茹芬回答,说:「作为战败者的你们,不感谢纳国斯隆德住民的收容,反而在此国的王面前大放厥词,并以此为傲,你们倒是好教养。我竟不知费艾诺他是如此教导你们如此对待他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畜生尚会感激别人的一饭之恩,而你们却是连畜生都不如。」然后望向芬罗德说:「纳国斯隆德的王,我为我和朋友的失态表示抱歉,但亦请见谅,我们不愿再在此与这等无礼之人共处一室,请容许我们离开。」一直沉默的芬罗德此时终於说话,「你们不用离开,要离开的是他们。对於不请自来且无礼粗暴对待我的客人者,这里不欢迎他们。」然后对凯勒巩他们一行人说:「你们的失仪,我看在彼此同出一源的份上,容忍一次。但你们若再不离开,便请离开我国国境。」

评论
热度(1)

家有兩隻喵星人和三隻吱星人。上班族一名。沉迷二次元不能自拔。#中土 #D機關 #ACCA #疾走王子 and 各種2次元作品

© 璟奉 | Powered by LOFTER